糊涂账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Emotion 健情 - ◎王臣

杨绛一家安居在无锡沙巷时,因房子临河而筑,一家人饱尝了河鲜之美。生食河鲜到底是有隐患的,不久,杨家几口人也未能躲过这个劫,除了杨绛,都先后生病,好在多不严重,唯独父亲杨荫杭一病不起。

杨荫杭的薪资是全家的生活来源。他这一病,卧床半年多,纵是母亲唐须嫈精打细算地过日子,家中依然拮据。幸好杨荫杭的两位故交伸手援助,家中窘境方有所缓解。

杨荫杭留过洋,不免有一些海归的毛病。他不信中医,只信西医。为此,唐须嫈买来以胶囊盛装的西药,将胶囊打开、倒空,再将中医药方中包括珍珠在内的中药研磨成粉,装入其中,伪装成西药的样子让杨荫杭吞服。

命运时有宽宏。在唐须嫈无微不至的照料下,杨荫杭终于退烧了。之后,唐须嫈不惜一切代价为丈夫补给营养,连熬煮的浓鸡汤,都一勺一勺地将油瓢去,才盛给丈夫喝。杨荫杭死 里逃生,毋庸置疑都是唐须嫈的功劳。因此,母亲在杨绛心中几乎是无所不能的。

杨绛的父母之间情意甚深。母亲有每晚记账的习惯,总有一些琐碎之处理不清楚,每每这个时候,父亲便会夺笔过来,写上“糊涂账”三个字。父亲心疼妻子,不肯她多费心思。

在杨绛的记忆中,她的父亲和母亲虽是夫妻,但更像老友。他们两人相敬如宾,一辈子都不曾吵架。他们是彼此真正的知己,无话不说。

(摘自《认真地年轻,优雅地老去:杨绛传》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图/王建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