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眼里有一汪水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Psyche - (摘自《女心》天津人民出版社图/Chiang)

我记得很早之前一个女性朋友对我说:“你之所以异性缘不好,是因为眼神太精明、犀利。”她说,男人最害怕女人一副誓要把他们看穿的样子,男人最喜欢看的是像徐若瑄那样眼睛雾蒙蒙的女子。

很多年后,我一直记得这句话,以时刻提醒自己:不管变成了谁,都不要忘记自己当初的模样,更不要忘记自己首先是一个女人,不是上司,不是下属,不是老婆,不是女儿,只是一个女人。

冯仑说,女人15岁到20岁只懂爱情不懂婚姻,25岁到35岁只懂婚姻不懂恋爱,35岁到45岁只懂过日子不懂婚姻,45岁到55岁只懂养孩子不懂过日子。

冯仑的这句总结恐怕是许多中国男人想说又说不出来的心里话。

中国男人需要一个会过日子的女人,然而当那个女人以掌握一切过日子的能力为目标(包括所谓的御夫术)的时候,他们就真的只能把她当成老婆,而不是女人了。

男人有一句千篇一律的台词:“我老婆很好,只是我们没有感情了。”

这句话如果被他们的老婆听到,一定觉得男人该下十八 层地狱,因为这简直是忘恩负义的新型陈世美为出轨找的最虚伪的理由。

然而,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把许多男孩逼成了丈夫,把许多女孩逼成了妻子。不同的是,男孩变成丈夫,他的心里始终住着一个小男孩;女孩变成妻子,却早早丢弃了心里的那个小女孩,把自己变成规规矩矩的老婆。

社会和家庭都逼女孩变成女人,以为只有那样才叫功德圆满。直到有一天,男人告诉她们,其实他们一点也不喜欢那样的她们。这真是讽刺,而其中的罪魁祸首往往不是别人,而是她们那不停念叨的娘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