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竹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Psyche - (摘自《旧情复燃》文化艺术出版社图/老萍)

我走进花市,停在专卖树苗的摊子前。

看摊子的是个小女生,也许是老板的女儿。我问: “这是什么竹?”她回答“:葫芦竹!”其实每堆树苗上都挂了小纸片,写明名字、价钱。我挑出一管竹,说:“帮我包起来!”

回家后,我将它搁在院墙边,一搁就是几日,种的时候大约也谈不上期待吧。

它就这么被我丢给时间,倒也长得一副天生地养的模样,还长了两三根笋。我隔阵子没理它,笋都成了竹。我数了数,七管长竹, 约两层半楼高,原来已经过了八年。

奇怪的是,除了母竹还保留葫芦身材,后代是一代比一代向往直溜溜的身子。日子就这么来来往往,竹与我仿佛不相干,各自在时间里忽睡忽醒。

在生命中,有些感情也是如此。平日双方互不联系,没半句软语,遇到欢乐的事,也不会想与对方分享。可是,当人生碰到恶浪,船沉了,屋塌了,在太平盛世与你手拉手的人一一闪躲之时,那人像是感应到什么,忽然来敲 你的门,背着他仅有的半截蜡烛、一篓粗粮,从瓦砾中把你扶起来,说:“有我在!”

◎简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