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冤家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Emotion - (摘自《北京青年报》图/海洛创意)

老公和女儿经常又掐又损又秒变友人,我在家权当不花钱看他们上演一出出滑稽戏。

前年夏天,老公专门在家照顾暑假中的女儿。因女儿中午要去超市打工,所以老公一早就得烧午饭。他冒着酷暑买菜,赤膊上阵烧饭,忙得不可开交不说,还吃力不讨好,女儿嘴巴刁,老嫌她爸烧的饭菜不好吃,嘴巴翘着,一脸不高兴。有一次,老公偷懒,打发女儿吃他上午烧的绿豆粥,女儿横竖不干,说话语气强硬,让老公憋屈成内伤,我一回家就冲我吐槽。

暑期快结束,女儿打工完毕,拿她的工资帮她爸买了六瓶啤酒,老公高兴得在家载歌载舞,直夸女儿贴心,是个小棉袄,两人互掐的陈年糗事一笔勾销。吃饭时,女儿殷勤地为她爸打开啤酒,老公得意洋洋地咂了一口,陶醉啊。第二天,女儿跟同学去恐龙园逛夜公园,我赞助了30元,老公

嫌弃我小气,大方地贴补女儿200元,把我甩出了几条街。他说:“她要聚餐,你给的那点钱哪够?”

一天中午,老公带女儿去小区旁的小饭馆开荤,但一顿饭的工夫,女儿的手机竟被偷了。随后,短短几分钟里,小偷就用女儿的手机打了十多个电话。打给我时,我满腹狐疑,女儿的电话怎么在一个男人手上?小偷谎称是捡到的,我赶紧电告老公。老公一想到吃饭时,女儿漫不经心,随手放手机,无名火就腾烧,他在电话里牙根痒痒地对我说:“这次杀一儆百,绝不轻饶她。”

随后,老公询问小偷在哪儿,小偷说在某城郊接合部。老公赶过去与他交涉。 老公说给他50元买烟抽,对方不肯,涨到100元,还不肯。老公强硬起来,说:“手机不要了,但你敢走,我马上打110报警。”小偷见大太阳下老公墨镜森森,以为碰到了一个厉害老大,心里一激灵,敲了100元竹杠交手机走人。老公窝了一肚气回家,但一说到近视镜变墨镜让对方心虚一事,全体瞬间笑喷,因为老公乃一介文弱书生啊。见她爸露出了笑容,女儿借机涎着脸凑上去跟他套近乎。

今年五一节前,在上海上班的女儿快递给我一个腰部按摩器,是她在淘宝上买的。老公见状,泛起小心眼,很吃醋,故意面露愠色气鼓鼓地埋怨:“她的眼里只有她妈,没有我。”那天,我和女 儿在QQ上说起此事,女儿说已帮她爸买了紫砂茶壶,正准备放假时带回家呢。我趁势让她在微信上跟老公讲一下。下班到家,老公眉开眼笑,得意洋洋地说:“你知道么?女儿给我买紫砂茶壶了,她是我肚子里的小蛔虫啊,我正需要哈。”我佯装不知情,看着老公对女儿三百六十度大转弯的媚相,心里暗发笑。

有时,我望着他们父女俩一会儿晴一会儿阴、你铿我锵、随时随地上演的诙谐轻喜剧,心里直发笑。记得有位作家曾说,男人一旦做了父亲,就变成了天底下最温柔的男人,只要有人柔柔地喊声“爸爸”,再强硬的男人也会化成一摊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