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火慢◎殳俏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Life - (摘自《寻食启事》重庆大学出版社图/赵胜琛)

一个朋友在广州从化建造了一个菜园,自己种稻、种菜、养鸡。广州周边一带的各种走地鸡都已经非常好吃了,朋友说: “你尝尝我们自己养的鸡,那也是不差的。更重要的是,这里无论是炖鸡汤,还是炒鸡杂,或者是别的做法,用的都是柴火,所以出菜会慢一些,但味道会更好一些。”

应朋友的邀请,我们来到了他的菜园。鸡汤是在我们抵达之前就炖了好几个小时的,装在黑色的大汤煲里。朋友用汤勺舀了一碗,又随手折了个鸡腿给我。就是这样简单的食物,一吃却能分出高下来。黄亮的鸡皮看着肥,吃起来却是糯的;裹住的鸡肉则是滑溜溜的,几乎没有什么纤维感;鸡腿刚好折在关节处,吃起来自然就有胶质黏嘴。

为了我们这群闹哄哄的人,朋友宰了六只肥鸡。从煲鸡汤到炖鸡,从辣椒炒鸡到韭菜炒鸡蛋,我们吃得停不下嘴。鸡是朋友自己家里养的,配菜是朋友自己家里种的,就连打边炉用的蘸料里的姜和葱也都是朋友自家的菜园里的。更重要的是,大多数 的菜都是用柴火做的,虽然大家等待的时间更长一点,但是在朋友的观念里,这样的烹饪方式会把食材烹饪得更香。

用柴火做饭,最重要的因素是人,因为柴火是不稳定的,唯有人不离灶地看着,适时添柴或减柴,才能让出神入化的烹饪技巧得以发挥。现代厨具真正解放的是人的时间,稳定的温度可以让主妇不再花费一个时辰对付一个猪头,但偶尔为之的乡间柴火饭才更有情趣,有意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