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得只剩下枪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Tour - ◎张昕宇(摘自《侣行》江苏文艺出版社)

“枪杆子里出政权”是所有索马里人的共识。

人手一枪这事儿,这几天我们已经充分领略了。在这里,无论男女老幼,人人皆有枪。

梁红抛出来一个问题: “土生土长的索马里土著每天生活在充斥着枪支的恐怖环境中,他们不害怕吗?”

曾乔和魏凯的答案是不会,因为当地人已经习惯了。几百年的殖民统治、长达半个世纪的内乱以及近20年的无政府割据状态,他们都习惯了,不会害怕。

梁红和我意见一致,他们也会害怕。

虽然这些天,我们见到了太多飞扬跋扈的枪口,但也看到了更多无助和恐惧的眼神。他们会害怕,他们也想过上更好、更稳定的生活。

话题进行到这里,房间里的气氛有些沉重。我问向导:“可以在这儿圈一块地方,占地为王吗?”

他颇认真地回答:“你想圈多大就可以圈多大,只要你盖得起围墙就没有问题。”“盖一圈半米高的围墙,”他用手比划着,“这里面的地方就是你的了。”我想到了国内的房价。“然后呢?”大伙儿都来了兴趣,好奇地问。

“然后,你就要保护这个地方。”向导手舞足蹈地说, “你需要花钱组建自己的武装,比如花3万美金,买100支AK47,然后雇佣一批人,给每人每个月发10美金工资就可以了。”

“……”这是我们所有人在此前所认识的世界里想象力所不能及的情形。

在索马里,没有政府和法律,只有一条无形的法则通用,那就是达尔文法则: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