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晴悦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孙晴悦 (摘自《二十几岁,没有十年》中国华侨出版社图/千图网)

保利诺教授六十多岁,是巴西圣保罗州立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教授,也是孔子学院巴西方的校长。我见到他的所有时间,他都特别高兴,好像是天生的乐天派。事实上,这个老头无比忙碌。巴西和中国相距这么远,但是保利诺教授每年都会去中国许多次。我时常打趣他:“别再飞了,每次坐二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太累了!和你年纪同样大的中国爷爷都在家里抱孙子。”

在圣保罗的三年间,无论是想不出选题,联系不到采访对象,还是想去什么新餐厅吃饭,我都会去找保利诺教授。保利诺教授给本科生上课,同时带研究生,办了无数场中巴文化交流的活动,中间还要去中国出差,去两三次美国看他的女儿,但仍乐呵呵地帮我解决各种问题。

某一次吃饭时,我说爸爸 业余时间会画中国画,保利诺教授马上认真地问我是不是有可能帮他在巴西办一个画展。我忍不住问他:“你一天到底有多少个小时?”他却出乎意料地和我讨论起了关于人怎么才能快乐的话题。

他说:“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可能一直快乐。现在我们一起吃着好吃的饭菜,聊了很多有营养的话题,在这个时刻,我很快乐,可等我回到家,可能就没有现在这么快乐了。没有人能永远快乐, 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让快乐的时刻多一些。”

是啊,没有人能够永远快乐。我们看别人的朋友圈,觉得别人都比较快乐,那是因为我们看到的都是别人快乐的时刻。

巴西人见面时经常会问: “最近有什么新鲜事儿吗?”我每次这样问保利诺教授,他都能说出一大堆,比如他去了中国的一个偏僻的村庄,他的女儿在美国交了个印度男朋友……这个巴西老头一直都在兴致勃勃地做着各种各样有意思的事情,认识各种各样有意思的人。这些都能让他拥有更多快乐,是他快乐的源泉。

这个巴西老头仍然对生活充满热情,他说他希望永远不退休。

她呢?有一次,她刚洗过澡,素颜,一头长发随意扎起,一对赤足踏着双拖鞋。那是间日式小餐馆,我们喝酒,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我们如此靠近,以至于我闻得到她头发上的香气。 她没有化妆,但身上仍有香气。

这个问题曾经困扰过我很长一段时间。我自小就不懂,为什么女孩子的头发总是那么香?后来我才发现,那股香味只不过是洗发水的气味。 至于女人的头发何以特别能够蓄留洗发水的气味,我以为是因为她们能变化。所谓颜色,无非画皮,一经拆解,尽皆眼睑闭合不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