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少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摘自《梦想,不过是个痛快的决定》湖南文艺出版社图/Malika)

年轻时,我偶尔觉得登记结婚无非是得到一纸法律条文,当人们签上名字、盖上钢戳,就证明两个人的“你和我”正式变成了“我们”。从大学毕业到结婚登记,我和老婆相处了五年,却一直没有商量要上演一场浪漫的求婚。比起琢磨怎么求婚、结婚,我和老婆更喜欢一起畅想未来。

虽然结婚对我们来说是水到渠成的事,不过说起领证,倒是颇有些戏剧色彩。

那时候,我们跟另一对夫妇合伙经营着一家服装店。因为是合伙经营,在法律上需要做个公证,对方说:“你们没 结婚,就得三方公证,多麻烦啊!”我一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这婚都是要结的,于是打电话跟老婆解释了一下,最后用一直没有说出口的那句话来总结:“我们把婚结了吧!”没有迟疑,也没有尴尬,她很爽快地回复了我一个字:“好!”就这样,我们登记结婚的事宜被提上了日程。

之后某天,我出完外景回到家,父亲已经上班去了,我的头刚碰到枕头,老婆的电话就来了:“你一会儿要是没事的话,我们就去登记吧。”那些日子我们都挺忙,能碰上两个人都有空很不容易,因此我 想都没想就应下了,赶紧从床上爬起来,非常熟练地找到户口本放进包里。

我们一起来到民政局,本来以为会有不少人,没想到出奇地清净,我们压根儿不用排队。一切顺利,我们淡定地签了字,心情一点儿都不激动,倒像是终于完成了一项任务似的。“非法同居”了那么久,如今也算是对双方有了一个交代。

可能不少人都觉得我老婆太老实了,没给我出什么难题,可我喜欢的正是她这种平和、见素抱朴的性子,我认为这是婚姻生活中最宝贵的。

办好手续,我们俩一人拿着一个红本本下了楼,走在路上才想起来还是应该跟家里人报个喜。我掏出手机打给父亲,特意惊喜地说:“爸,我们今天登记领证啦!”

“啊?你说什么?登记?”

“对啊!” “你们怎么选今天啊?” “哎呀,哪天都无所谓嘛!登记又不是办事儿,办事儿的时候我们再好好挑日子!”

我以为父亲是怪我们没有事先通知他,没想到他 更激动了:“不是啊,那你也不能选今天啊!”

我有点儿不耐烦:“爸,你不要太古板……”

话还没说完,父亲在那头万般无奈地说:“我没有责怪你们不看日子就去登记,但是也不要选今天啊,今天是清明节!”

呜呼!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好吧,我和我太太从那一天开始创作了一件行为艺术作品,完成的时间就是我们进坟墓的那一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