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蔡元培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Talking 健谈 - ◎冯友兰(摘自《三松堂自序》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图/红动中国)

我在北京大学的时候,没有听过蔡元培的演讲,也没有看见他和哪个学生有过接触。他得到学生们的爱戴完全是因为特有的人格魅力。第一次走进他的办公室的时候,我觉得满屋子都是这种魅力。

那时我的兄弟景兰在北京大学预科上学。河南省政府招考留学生,景兰打算前往开封去应考,需要一张北京大学的肄业证明书。由于时间紧迫,我写了一封信,直接跑到校长室。

校长室是单独的一所房子,设在景山东街校舍的一个旧式院子里,门口也没有保安,我就推门进去了。房子里挂了一个大幔子,我掀开幔子,看见蔡元培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看文件。

我走上去,他欠了欠身,问有什么事。我把信交给他,他看了,笑笑说:“好啊,能 够出去看看是个好机会。”我说:“那就请校长批几个字吧。”他提起笔来就写了两个字:“照发。”

我心存感激,拿着他的批示到文书科,看着他们办好了证明书。

以后我一直没有看见过蔡元培,因为他不经常露面。一直到1923年,我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时候,蔡元培来美国访问,到了纽约,北大 的毕业学生组织了一个随从班子,轮流陪同他到各地访问。

有一天在旅馆里,我们每人都拿出来一张纸,请蔡元培写字。我恰好有一把折扇,也请他写。他给每人都写了几句,各不相同。又一天晚上,在纽约的中国学生开欢迎大会,到了很多人,蔡元培一进会场,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好像有人在那里指挥一样。

有一个久在北京教育界工作的留学生说:“我在中国教育界待了多年,还没有看见哪个校长能像蔡元培一样受学生尊敬。北大的学生向来自命清高,可是见了老校长如此恭敬,说明大家真的佩服蔡先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