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庆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在秦城,我一直在想从监狱里出去后怎么赚钱。开出租车?我的技术不过关,方向感太差。做生意?我已经发誓金盆洗手,再也不干了。出来后的生活却意外温暖。那天晚上,我的车追尾了。司机下去和前面的车主说好话,想私了。

对方同意私了,可是要付钱我们还真没有。磨叽了好长时间,前面的车主转头从车窗里看到我,一句话没说、一分钱没要就开走了。

我去买菜,打算和摊主几毛几分地讨价还价。老板认出了我,说:“你随便拿吧,不要钱!”

有一天,刘文萍来了。我进去以后,她两肋插刀,为我呐喊,要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

受我的牵连,她创办及管理的重庆饭店财务被查,七年的账簿被收,至今 还没有被退还。她索性下海经商,反倒过得风生水起。

一见面,她扔给我一个塑料袋,里面是现金。我看着她。

“拿着吧!20万。你还得起就还,还不起就算了。”

我站起来,收下塑料袋:“我一定会还你的。”

那天,曾经的房地产搭档陈新请我喝下午茶。

1996年,我们两个股东合作,在上海建造了居住小区——新明星花园。小区开发时我在,售楼时我在,赚钱时我却进去了。再见到陈新时,新明星花园已经全部销售完毕,他已是上市公司的大老板。

陈新向我表示了充分的同情及安慰,然后说:“我们的新明星花园该分钱了。”我说:“哦。” “赚了不少。”

“好。”他问:“我怎么给你?”我感激地看着他,说:“我正取保候审呢,以后再说吧。”

他真是雪中送炭,是好人啊,尽管后来他的这几句话我一直没有指望上。其实,他还不如当时就给我点现金,几千块钱就好。

我没有想到这一点,他肯定也没有想到这一点。

我清理了公司的资产。我把公司所有的车辆,除留下自用的一部外,全部送给了在我最困苦的时期一直坚持不懈营救我的朋友和一直忠心耿耿跟着我的公司员工。

劫后重生。我对将近两年来冒着风险努力营救我、对我不离不弃的亲友深深地鞠了三个躬。

“当牛做马,我也要报答他们。”在凤 凰卫视吴小莉对我的访问中,我这样说。

“从现在起,只要看到需要帮助而且我力所能及的人,绝不见死不救!”同时我这样发誓并且宣告。(向晚摘自《人生不怕从头再来》长江文艺出版社图/陈明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