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原/编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摘自《如此书房》金城出版社)

一个阳光很好的日子,我去拜访文字考古专家张教授。一进门,我就看见满屋子的书和字画,原来张教授的书房就设在客厅。以中间的过道为界,左边是一套酸枝木家具围成的会客厅,右边是一张鸡翅木书桌以及贯通正面墙壁的大书柜。那张书桌实在太大了,像张床一样。

书房有些凌乱,不仅地上堆满了书,书桌下堆满了书,连椅子旁也堆满了书。“书房好不好看不重要,重要的是用起来方便。书房就是要自然一点儿,乱一点儿又何妨?我喜欢把最近要用的书全放在椅子周围,这样找起来方便。”说着,张教授招了招手,“你过来看看,这是我最近用得比较频繁的《金文文献集成》,总共47本,是我书房里最贵的一 套书。”不看则已,一看还真是吓一跳——《金文文献集成》定价6.8万,却被张教授竖排在地上。

张教授笑呵呵地说:“我看书是有阶段性的。某一段时间研究书简,我就把书简放在身后,现在重点研究金文,就把书简放到书柜上去了。”

大书柜旁边是一个圆茶几,茶几上放着四个大小不一的紫砂茶壶。绕过茶几,就是一个长满花的小阳台,阳台的墙壁上挂着用红木雕刻的、启功先生于1979年送给他的一副对联。书香、花香、茶香和文人的友情在这里融为一体。

张教授说他很享受这个书房赐予他的温暖、自由的光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