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鹏程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摘自《故事会》2017年第14期)

这天,胡九的牌瘾又犯了。他骗老婆说晚上要陪领导喝酒,暗地里却约牌友打起了麻将。

刚打了几盘,胡九的老婆便来了电话。胡九竖起食指“嘘”了一声,接通电话说:“正喝酒呢!”旁边的牌友立即配合道:“来,我再敬你一杯。”另一个牌友也拉开嗓门说:“来来来,满上满上。”几个人一番努力,还真糊弄过去了。

他们继续打牌,不知不觉便到了晚上十点,胡九的老婆又来了电话。旁边的牌友赶忙做了个手握方向盘的动作,胡九立即会意说:“我正在车上,往家赶呢!”

“你不是喝酒了吗?咋还自己开车呀?”胡九老婆关切地问。

胡九心头一惊,急中生智道:“我、我请了代驾。”

“请了代驾呀?”胡九老婆嗲声嗲气地说,“你让代驾按下喇叭我听听。”

胡九没了辙,忙用眼神向牌友求助,对面的牌友立刻装模作样道:“先生,该路段不许鸣喇叭!”胡九冲牌友竖了竖大拇指,得意地说:“老婆,这路边有个禁鸣喇叭的标志!”

“是吗?那你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什么标志?”

胡九便信口列举道:“这里有个禁止停车的标志,前面有个限速行驶的标志,还有个禁止左转的标志。”

“那你再看看有没有严禁赌博的标志?”胡九老婆插话道。

胡九心中一惊,抬头一看,墙上竟然真的挂着个“严禁赌博”的牌子。胡九支吾着还想说话,电话里的声音突然严厉起来:“你长本事了啊,胡九,单车都能请到代驾了?”

胡九这才猛然想起,家里的小车还在修理厂,今天他是骑着老婆的单车出的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