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非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吴非(摘自《扬子晚报》图/刘哲)

这件事,我听到后很感慨,说的是一名千万富翁每天早上只吃2元钱的油饼,中午如果吃一碗8元钱的炸酱面,便会认为奢侈,晚上则就着咸菜喝玉米粥。快70岁的人留着这么多钱干什么?

说话人长叹一口气,直接说答案的关键词:“学区房!”

这下我明白了,原来这千万富翁是个普通居民,只是他住的房子值一千万。看这个弯子绕得!

他家胡同里的小学名气大了,周围住房涨到十几万一平米,超过了东京、巴黎和纽约的房价;周边街区的房价也翻跟头似的涨,几乎家家成了千万富翁。然而住着中国最贵的房子,工资或是退休金也就那么多,只够吃炸酱面和肉包子的水平。家里就这么一套房子,倘若卖了,再上哪儿去买?孙子孙女上学咋办?

有人总结,有些人现在对基础教育不仅关心,而且满意。他家房子的价值取决于这所学校好不好、名气大不大;他们无比热爱这所学校,希望它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如果这所学校有什么负面消息,他们也不愿是真的,希望有关方面立即宣布是造谣——因为有可能导致个人资产价值的波动。请想一想,一所名校周围的一套房子值 一千万,两三条街居民的总资产便价值几百亿,相当于一家特大型企业,如果被学校一条负面新闻造成贬值,那还得了!

几个相识的朋友被学区房弄得快要疯了,为了孩子上个好点的小学分校,两代人的积蓄花得精光,还借贷,唯一的信心和希望是孩子上完小学后,房价能涨上去,然后立马出手。

教育为房地产服务、学校和房地产业相结合已经成了城市病。因为有了房地产业,学校“做大做强”就不说了,还得“做散”,像天女散花似的,均匀地撒在各个楼盘附近。有所学校在全国办了50多所分校,你说那还能算名校吗?我看就是普通的炸酱面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