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方刚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摘自《八卦医学史2》鹭江出版社图/王建峰)

咸丰十一年(1861年)阴历十月,50岁的曾国藩在安庆军营里纳19岁的陈氏为妾。

纳妾其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问题是,曾国藩纳妾的时间不对、地点不对。

时间不对,因为当时是在国丧期间。咸丰皇帝在该年七月十七日驾崩,曾国藩纳妾是在十月。曾国藩在国丧期间纳妾,属于妥妥的丧德违制。

曾国藩一纳妾,立即引起轩然大波,不仅朝廷中有人弹劾,连左宗棠都骂他“伪道学”。他的部下彭玉麟更是气得仗剑直闯曾国藩的公馆,气哼哼地说要把给曾国藩介绍小妾的亲兵营官给 斩了,曾国藩解释半天才算完。

曾国藩给彭玉麟的解释是:“我之所以纳妾,是因为要找个人来挠痒痒。”

不惜犯下欺君罔上大不敬之罪,不惜冒抄家灭族的风险,曾国藩就为了找个人挠痒痒?

更不可思议的是,彭玉麟居然接受了这个说法。

有人可能不理解,为什么挠痒一定要纳妾呢?随便找个亲兵或者女人不就解决了吗?

还真不行,曾国藩是理学家,他身上的痒痒,尤其是私密部位的痒痒,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挠的。

那么,曾国藩到底有多痒,以至于一代儒宗连丧德 违制都不在乎了呢?

这得从曾国藩痒的原因说起。曾国藩一生功成名就,立身、立德、立言三不朽,可谓牛人中的牛人。但再牛的人也牛不过病,曾国藩被一种疾病整整折磨了一生,这种病时好时坏,反复发作,令曾国藩苦不堪言,至死方得解脱。

这种病就是“癣疾”,非常顽固,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牛皮癣,规范的叫法是银屑病。

曾国藩较早记载“癣疾”的日记是在道光二十六年,那一年他35岁,此后这种病纠缠了他一生。据记载,曾国藩和人下棋时不断地抓挠,待棋下完,挠下的皮屑能把棋子盖上,可见病情之重。

如果仅仅是掉点皮屑倒也没什么,但是,这种病导致的瘙痒令曾国藩痛苦到极点。银屑病不是一直都伴随瘙痒,但一旦伴随瘙痒,会非常难受,后背等挠不到的地方更是难受。

翻翻曾国藩日记,里面经常出现的一个字就是“痒”:

“三更睡,癣痒,竟夕爬搔,不能成寐。”

“睡后,左腿爬破,痛甚,彻夜不甚成寐。”

“二更三点睡,癣痒,不甚成寐。”

这种疾病不仅影响曾国藩的休息,还严重干扰了他的工作:

“癣疥之疾未愈,头上、面上、颈上并斑驳陆离,恐不便于陛见,故情愿不考差……”(道光二十六年)

“手疮、臂疮殊增烦恼,遂不能多作事。”(同治元年)

我们前面说过,银屑病的发作和加重往往与精神紧张、过度劳累有关。在曾国藩纳妾那一年,也就是咸丰十一年,曾国藩坐镇安庆,指挥各路大军镇压太平军,军务繁忙,殚精竭虑,其银屑病也就无可避免地加重到了令其几乎精神崩溃、无法工作的地步。

曾国藩说:“余遍身生疮,奇痒异常,极以为苦,公事多废搁不办,即应奏之事亦多稽延。”

痒到了连皇帝的奏章都没精力写的地步,可想而知曾国藩痛苦到何等程度。为了能减轻痛苦,曾国藩不惜丧德违制也要纳妾帮他挠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