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嵘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经济学家西旺·安德森是研究彩礼的专家。对比了彩礼和嫁妆,发现虽然西方社会更加熟悉嫁妆的概念,但在全世界范围内,彩礼更加流行。彩礼存在于全世界90%的社会中,而嫁妆只在不到4%的社会中存在。

为什么彩礼如此普遍?安德森认为彩礼是在为女性的生育能力付费。在历史上,新娘的价格一直跟童贞联系在一起,年轻、健康的处女要价最高,而已生育的女性往往不需要任何彩礼。

依据进化生物学的说法“,彩礼经济学”是跟“最低亲代投资”的生物学原则联系在一起的,对于任何哺乳动物(包括人类),生育都意味着雌性动物怀胎数月,为胎儿供给大量能 量,出生后还需要哺乳。因此,彩礼也相当于一笔哺育后代的保证金。

我们再来说说“嫁妆经济学”。嫁妆相当于女方家庭给新郎、新娘未来家庭的一种支持,但有的地方这种支持的价格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比如在印度,新娘之父必须向新郎之父送 嫁妆,而嫁妆数额之高有时会超出新娘家庭的承受范围。

在印度商讨嫁妆数额时,新娘、新郎双方的优缺点都要摆在台面上讨价还价,如双方父母认为两人“素质”差距过大,商谈即告结束。差距较小则对嫁妆数额进行相应调整即可“弥补”。

印度裔著名学者拉奥等人指出:印度男人在向女人索取嫁妆几近疯狂,嫁妆成了一种不可忽视的社会收入再分配调节手段。

不过正是因为这种陋习,导致堕胎盛行,结果印度男女人口比例相差达到4%。女性数量不足导致嫁妆数额大幅下降。

(摘自《深圳商报》图/王建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