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欣谢驭飞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摘自《三联生活周刊》2017年第26期图/刘哲)

读书如吃书,不少人这样打比方。读与吃的确有相似之处,都是将外界事物的内容同化为自己的一部分。有人只求营养,因此只读非虚构类的书,或者干脆只读参考书;有人不讲究营养,但对滋味要求极高,所以沉迷于吟风弄月的文艺作品。前一类人难逃枯燥乏味,后一类人易摄入过多。

在一般人看来,吃比读要容易。只要咀嚼吞咽,不管多难吃的东西最终都能吃完。读则不同,默然瞪书一天,可能一行字都没能消化、吸收。学生在考试前挑灯夜读,记住了多少,全看各人本领。因此“哆啦A梦”的一个法宝就是“背书面包”,把面包片印在书页上吃掉,书里的内容就一字不漏地印入了脑海。结果大雄吃得太多,撑坏了肠胃,连续跑厕所,记住的书本知识又被排泄掉了,只好重新吃过。

最实在的物理性吃书发生在近日的英国大选后。肯 特大学的政治学教授马修·古德温在大选前不看好工党,在推特上预测工党的得票率不可能超过38%,如果错了他就把自己的著作《脱欧》给吃掉。虽然工党并非有意与他为难,但还是在大选中赢得了40.2%的选票。古德温教授为了表示自己绝不是食言而肥的人,决定直播吃书,在镜头前撕下厚厚的书页,大团塞进嘴里。

评论者纷纷质疑:几秒钟塞满一嘴纸的镜头根本就不是真吃,可能连咽都没有咽下去,应该全程直播才有可信度;单吃几页根本不能算,应该把整本书都吃下去;应该把其全部发行的书都吃下去;应该从书脊开始吃,因为那里的营养最好;应该把Kindle版也吃掉。作者喜欢精装版还是平装版?热闹了半天以后,读者们又转去注意新的焦点了。其实把这本书用高压锅煮成糊糊,再加点盐和胡椒,全吃光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