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续冬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摘自《去他的巴西》南京大学出版社)

我第一次领略选举文化是在7月初。在从机场到酒店的郊区马路上,我无意中发现路边的建筑物上都挂着一个名叫“玫瑰”的中年美妇的招贴画,其表情暧昧,唇边赫然印着“满足你的所有愿望”,在名字下面还有一串号码。我一开始以为那是一个当红应召女郎的广告,突然发现路边的招贴画又换人了,变成一个秃头哥们儿在各个建筑物上傻笑。原来那是市议员的竞选海报,上面的号码不是应召热线,而是竞选番号。

后来我发现,几乎所有的户外公共空间都成了竞选者抢夺视线的战场。实力雄厚的包下整个区域的大型户外广告,次者包下公共汽车上的车身广告,再次者在草坪上插小旗,最猥

琐的就在电线杆上做文章,把头像和番号贴满自己竞选区域的电线杆——我曾在圣保罗某郊区的电线杆上无数次瞻仰过一个日裔候选人的尊容。

除了抢夺公众的视线,普通大众的听觉也成了竞选者“打劫”的对象。在里约热内卢的时候,我在酒店里一刻也没有享受到安宁,随时都有装着劣质大喇叭的竞选车从楼前经过,高呼候选人的番号。不过也有具有创造性的竞选车,好些个候选人把自己的名字和番号谱成了桑巴乐曲,让一群铁杆支持者在狂欢节彩车一样大肆装点的竞选车上劲舞狂歌。

最气派的是里约热内卢现任州长竞选连任所做的“每日海滩秀”。我在科帕卡帕纳海滩的时候,每天都能看见上千人的游行队伍做嘉年华状,由上百人的乐队领路,在长达7千米的海滩上来回扭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