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骏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唐骏(摘自《唐骏来啦》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瑞典人有一个专有的名词有点像中国的“中庸”,意思也是要适度,不要太过,也不要太差了。瑞典人有这样的习惯,一部分非常优秀的人经常在一起讨论怎么做,带着那些不愿意想的人一起往前走。可能跟民族性格有一定的关系,大部分北欧人比较沉稳,寡言少语,不是很热情奔放。

伊安·安德森是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的教授,他的妻子是一名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作为中国女婿,安德森这名瑞典男人的家庭观念更接近中国五千年来的传统家庭文化。

在瑞典,家庭生活非常重要。他们尽可能地去关心彼此,和其他的西欧国家相比,他们更加看重家庭的建立,比如瑞典的新生儿数量比其他国家更多,年轻人也会组建家庭。因此,瑞典的人口老龄化问题虽然存在,但不像其他欧洲国家那么严重。

安德森是中国女婿,我问他:“觉得幸福吗?”他回答: “当然。”

我接着问:“你没有遇到文化上的冲突吗?”

他说:“我们当然有文化冲突。比如我们对家庭的理解不同。从传统意义上看,中国人的家庭观念很重,这 一点我很理解,但我认为有时候也需要顾及自己的长辈。我觉得我妻子对家庭的理解更狭窄一些,而我则更广一些。” “你的父母幸福吗?” “他们很幸福,因为他们有可爱的子女。当然啦,他们对于自己抚养子女的方法,对于他们现在在做的事情都感到很快乐。他们的住处离这儿开车才一个小时,他们很高兴我在这边生活得很好。”最后,安德森对我又说了一句:“瑞典人都很重视家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