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笔欠债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金文琴

某年,我父亲的一个朋友欠了我们茶场几十万元的茶款后销声匿迹了。这件事令我百思不得其解。在后来的几年里,每到大年三十的晚上,我最怕的就是父亲问我:“找到那个人没有?茶款给你没有?”父亲每问一次,我的恐慌就扩大一次。 那几年,我的生活差一点儿就被这几十万元的茶款压垮。

我多次跟他说:“就当遇上了一个骗子吧。他卷款而逃,你还指望他有一天良心发现?”

父亲笃定地说:“不要这么快下结论,或许人家遇到了难处呢?我们不妨给他几年时间。他若东山再起, 哪有欠账不还的道理?”去年春天的一个夜晚,我那90岁的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他走时很安详,没有多少痛苦。父亲走后不到一个月,我突然接到一个来自深圳的电话。电话里的人说:“我是XX,这么多年,对不住了。你把银行卡号发我,我把茶款打给你……”我一下

就号啕大哭起来,自己都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委屈。如果父亲还在,听到这个电话,他会笑眯眯地看着我。父亲在生命中的最后十年是和我一起生活的,他常说有些事情要等到活到一定的岁数才会明白,所以对这个世界上的人和事不要匆匆下结论。

父亲去世后,我有好几 个月的时间无法走出来,身体也出了问题,经常要去医院看病。我知道那是悲伤和思念所致。

那个夏天特别炎热,每天下班一回家,我就先在地板上躺一会儿,然后默默地流泪。父亲在时,我每个黄昏必须为他做晚饭,每个夜晚必须陪他聊天,现在我之所以痛苦与失落,是因为我 照顾父亲的那个习惯被打破了。然而,八月初的某个黄昏,倾盆大雨中的一声惊雷把我惊得从地板上一跃而起:父亲在天上看到我颓废的模样了。看到我如此沮丧,他难过了。那个夜晚,我用冷水洗了脸,洗去满脸的泪痕,决定从悲伤和失意中走出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