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审判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任大刚

拖到年底,我还是忐忑不安地去做体检了。我怕体检,并不是因为怕查出什么小问题,而是怕一决生死。

三年前,我眼睁睁地看着一向身体健康的母亲忽然离我而去。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走在明晃晃的阳光下,恍惚间不知自己是生,还是死。我有时候站在窗前,会冒出“跳下去会怎么样”这样怪异的念头。

从母亲去世起,我便相信灵魂的存在。她撒手人寰之际,重症监护室莫名停电三次。有几个月,我半夜醒来,总是听到外面有人在呻吟,跟她发病后的声音那么像。在梦中,她告诉我,我给了她那么多钱,她却没有收到。虽然阴阳两隔,但母子跨越生死,相见于梦中也挺好。

一个人只有面对亲人的离去后,才会认真思考生死。我的师兄焦不急在父亲患癌去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