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走一只小飞虫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琦君

我正在灯下看书,忽然一只硬壳小飞虫啪的一声跌落在书页上。我怕一不小心把它压得粉身碎骨,赶紧用一张硬纸片把它拨转身来。它居然不跑,还用一双小眼睛盯着我看。透过我的老花眼镜,它那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我看得清清楚楚。我轻轻地把它放到阳台外去,时光仿佛也一下子倒退了几十年……

那时我唯一的孩子才四岁。他天性宽厚,看见蚂蚁在地上爬行,就说:“不要踩虫虫,虫虫在找妈妈,妈妈也在找它。”他还把甜饼干掰碎了要喂蚂蚁。见他一脸憨态,我不忍心责怪他,就抱起他说:“蚂蚁有自己的家,我们只能在它家门口放点饼干。要是把饼干满地扔,蚂蚁来搬运饼干,会被人们不小心踩死的呀。”他一脸的认真,很后悔地说:“妈妈,我不扔饼干了。” 我亲亲他说:“宝宝真乖,真善良。”我忍不住要哭了。他是可爱的孩子,那么敏感,那么好心肠。

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而如今他已近不惑之年。他工作很忙,我们一年难得见几次。今年他生日那天,我好不容易才约他来到家中。我问他:“你都快四十了吧?”他“嗯”了一声后说“对呀”,之后就没再做声了。他父亲向他讨教一些室内装修的问题,他侃侃而谈,因为这正是他的本行。在他看来,我们住了十年的房子已老旧了。他父亲笑了笑,说:“我们十年来身体一直健康,一点也没有老旧。”他嘻嘻地笑了,又出现他幼年时的天真憨态。

正在此时,一只蜜蜂从窗口飞进来,停在他的肩膀上,我真担心他会把它一下拍死,没想到他站起身来,慢慢走到阳台外,举手轻轻一掸,让蜜蜂安详地飞走了。他进来对我笑了笑,说:“妈妈,您别紧张,我不会把蜜蜂拍死的。”我心里只想说:“是呀!虫虫有妈妈,你拍死它,虫虫的妈妈会哭的啊!”可他已经是四十岁的人了,我更是两鬓飞霜,我还能对他说这样的“童话”吗?但无论如何,他放走蜜蜂时对我的天真一笑多么令我欣慰啊!

前几天,朋友九岁的男孩来借书看。我们正说着话时,他忽然发现门外的栏杆上停着一只美丽的蝴蝶,想开门去捉它。我劝他说: “千万不要去惊扰蝴蝶,它停在那儿休息呢。”他点点头,就不去捉它了,但一直站在门外不肯进来。很久以后,他才回屋高兴地对我说“:婆婆,蝴蝶已经飞走了,是它自己飞走的。但我一直守着它,生怕别人去捉它。现在它飞走了,我才放心呢。”

多好心的孩子啊!看着他一脸的憨态,我不禁想起自己的孩子幼年时的神情。半个世纪的岁月在童稚情真与虫虫的飞进飞出中,悠悠逝去了。

◎琦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