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的篱笆墙 二冬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 ◎二冬(摘自《鹅鹅鹅》中国华侨出版社图/老树)

去年糯糯买了十几株花,让我沿着篱笆种一圈,说会特别好看。我问她是什么花,她说是在淘宝上买的藤本月季苗,还发效果图给我看。我一看心都凉了,拳头大的红色月季球密密麻麻,像爬山虎一样铺满墙头,太丑了。我不是说月季丑,而是说它开的地方不对,就像长安城里的徽派建筑。

爬满铁栅栏的月季花开在欧洲小镇,是一种极致的浪漫。但在终南山上有这么一道粉红色的花墙,就会显得很突兀。我不好意思拒绝糯糯,只好一手捂着胸口,一手将那些会爬墙的月季苗,沿着篱笆栽了一圈。栽完还在心里发愿,要是我不好好浇水,它肯定活不了。

肯定活不了刚开始那几天,我每次看见那些月季,都会这样想。但这些月季好像故意跟我过不去一样,一场雨过后,就吐着舌头,开始疯长。不到一年时间,绿色的叶子就铺满整道篱笆墙,郁郁葱葱。

买回花苗的时候,糯糯表示第二年就会开花。五月初我突然想到这个,早晨起来开门喂狗,侧目研究,果 真一串串黄豆大小的花骨朵,像满天星一样多。这太快了,快得让人紧张,不应该是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吗?或者昙花一现,或者晚上开,白天收起来最好了。

当它开出第一朵的时候,是在一个太阳快要下山的傍晚。这天白天,五月的太阳对着篱笆墙的东面吹了一天的热气,快到晚上时,竟然吹开了花——一朵小小的、白色的五瓣花,裹着淡黄色的花蕊,开在一道绿色的墙上。我以为看错了,不是红 色的大月季球吗?这是白色的小蔷薇啊。不是花苞还没开好吧?还是就这一株买错了?

带着一点点不确定的小激动,我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九点。

五月的太阳,早晨七点多就照在篱笆墙上了。我拉开窗帘一看,一个晚上的时间,门外就多了很多白色的星星点点。这太棒了,我一直以为是那种粉红色的拳头大的月季,没想到花开的时候,每一株都是白色的裹着黄色花蕊的小蔷薇。

我拍了好多照片给糯糯,带着窃喜说: “你给的花开了,好看,很香。”过了半天,她发了张淘宝上的效果图过来,满屏失望: “怎么是这样的?被骗了。”

我说你把那家店分享给我,我给一个五星好评。南方像南方,北方像北方,每个物体都有它所散发的气息,所以美学才有地域性。我的宅子也一样,只有山野味的花,才配这道终南山的篱笆墙。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