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发现札记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胡维勤

20世纪80年代末期,我调任另一位领导的专职保健医生。这位领导当时非常繁忙,经常有出访任务,例行的体检从1月拖到了6月还是没有做成。在一次出访前,我强烈要求他一定要做完体检再出访,好在这位领导是非常乐于听取同志们的意见的,最后还是答应了先体检再出访。

在那次体检中,我们发现这位领导的肾部有个“囊肿”,中间有少量的血性渗出物。当时我觉得很可疑,因为囊肿是一种良性肿瘤,正常状态应该是一个裹着液体的包块,没有血管,更不会有血性渗出物。这位领导的体检报告上虽然说是“囊肿”,却有血性渗出物……类似肿块,带有血性渗出物的只有癌症。

他到当时唯一有磁共振设备的天坛医院去做了磁共振,结果查出他患的不是肾囊肿,而是肾透明细胞癌!

我们当时直接从天坛医院驱车去了北京医院,马上安排他住院治疗。领导住下后,我马上向北京医院的院方领导汇报了领导的情况,院方领导肯定了我的工作态度,并马上会同本院泌尿科的主任一起进行会诊。第二天,医院给领导做了全面的检查,第三天就做了右肾的透明细胞癌切除手术。当时取出的肿瘤有乒乓球那么大,经过病理检查,万幸癌细胞还没有穿透囊肿膜,周围的淋巴结也没有发现转移。

出院后,作为保健医生,在养生保健方面我又为他加强了抗癌的调理,使得他在这次手术后又健康地生活了26年。

从这件事中,我再次深刻地体会到了身为医生,一旦发现了诊断中的疑点,就要抓住不放并且深究到底的重要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