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棍儿敲门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孙晓玲

我家住多伦多208号的时候,儿子也就五六岁。每逢周日或节假日,父亲透过窗户一看见外孙进院子里来玩,注意力便不自觉地转移到他◎身上。和所有的老人一样,父亲特孙晓别疼爱孙辈,一见孙辈便喜笑颜开。玲

如果父亲看见外孙在海棠树下玩,还好,那儿比较安全。如果父亲发现他又跟别的小孩子追击、打闹、投掷,便会担心他被小伙伴手中的“武器”伤到。

那是一个难忘的清晨,五点多钟,天还没有大亮,尚在睡梦中的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我打开门,父亲神色焦虑地站在门口,正在用手里的竹节拐棍儿使劲地敲门。父 亲没进屋便问:“孩子怎么样?要不要紧?”原来头天傍晚有个小孩子向他报告,说他的外孙被马路上的一辆自行车撞了。他一下子急了,一宿都没睡安稳,天不亮便过来问。我急忙安慰他:“带孩子到医院看过了,骨头没事,养几天就好了。”父亲这才放下心来。

搬进楼房以后,父亲还是那样,只要一见到我,准会问起孩子。我儿子那会儿还小,父亲怜惜地摩挲着他的脑袋瓜儿道:“这小子好!”有一天,父亲突然说了一句让我很吃惊的话:“谁来了,我都不陪。这孩子来了,我陪着。”

1990年9月27日,父亲写了一

则《本室小启》,内容如下:一、不接受采访;二、不接受摄影、录像;三、不谈小说改编。一个近80岁高龄的老人精力是有限的,走马灯似的采访会影响他的生活和写作。而和天真无邪的小孩交谈,是他非常乐意做的事。即使躺在了病床上,父亲依然深情地注视着隔辈人,鼓励他们好好上学。父亲心中充满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他淡然、平和地享受着已然四世同堂的天伦之乐。晚年的父亲默默回味着自己曾经有过的悲欢离合,悠悠往事尽浮心底。这个善良的老人竟为自己“一生之中,对他们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而忏悔、痛苦”,与此同时,他也倾注给家人更多的至爱亲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