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接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蔡颖卿

因为工作需要经常出差的缘故,我常常是在清晨离开一个家,而后在天黑时抵达另一个国度的家。每次离开他国借居的屋子时,我心里都有说不出的难过,因为无论作为妻子还是母亲,我都将在接下来一周内不能亲自照料家人。而回到台湾那个属于我们的房子时,虽然物品齐全,却因人去楼空而显得空旷、惆怅。那几年,先生与我常因 分工照顾家庭与工作而必须擦肩而过。他离开台湾时会把车放在机场,所以我一回到台湾就可以直接驱车南下。虽然我们见不着面,但每次上车时我都能感觉到他的存在,因为车子送去洗过了,很干净,CD匣里放着我最喜欢的音乐。

我发动车子时,心里永远想着同一个问题:什么时候我可以不用再常常进出机场,不用再与家人离别?我也疑惑其他与我过着类似生活的妻子或母亲,她们心中的感受是否与我相同。

记得有一次好友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要离开台湾,她在电话那头喃喃地说: “要离开的人总比要留下来的人开心。”我不知道怎样回答才能准确地表达自己的心情,只希望自己是那个能够留下来的人。

生活中,我们总是有不同的情感需求,有时候无法轻易改变的节奏被我们解读为安定,但安定久了,又会有倦怠。就像我体会不了那位好友的感受,一心想要赶快在变动中画下一个句点,希望自己不断启程的计划不必早早订在刚印好的年历中,能够多些时间与家人好好相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