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女儿做文友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洪金文

女儿生下来后,自诩喝了点墨水的我给她取了个名“斯锦”,寓意是斯斯文文,锦上添花。

那时我和老婆没日没夜地工作,女儿断奶后,我们舍不得把她送到乡下交由老人带,她就跟着我们早出晚归。

白天实在不方便带女儿,我们就把她交给同事,逮着谁就丢给谁。庆幸女儿只要粘上一个人,就不吵闹了。就这样,女儿长到了两岁,我们就把她送去了幼儿园。

上学第一天,女儿在幼儿园门口抱着她老妈的大腿不放。老婆说去买点东西再来接她,女儿没有哭,相信了。

第二天,女儿乖乖地提着牛奶瓶去了幼儿园。等我去接她回家时,她和孩子们玩得可高兴了。

有一天晚上,女儿用胖乎乎的手做着手势,声音奶声奶气地给我们表演: “切萝卜切萝卜切切切,捏饺子捏饺子捏捏捏,客人来了咚咚咚,客人走了pia piapia……”我和老婆听了,忍不住开怀大笑。

今年暑假,趁女儿在家休假,我和她约定在同一时间里,父女俩就今年 湖南高考作文题各写一篇作文,不署名,然后请朋友们测评打分,一决高下。

虽然上高一的女儿在QQ上向同学偷偷吐槽“被逼写作文,欲哭无泪”,但父命难违。于是父女相互监督,一小时后交稿了。我赶紧将两篇文章放到QQ空间和微信朋友圈,一时间好评如潮,难分伯仲。最后,我恳请几位本土实力作家点评,他们一致认为女儿的《北京一游》更胜一筹。

其实每当女儿写成一篇文章,我必是第一个读者,但我仅仅对标点符号和词语使用不当之处作出修改,女儿总会很虚心地接受。

“不要急于写作,不要讨厌修改”,我喜欢把俄国作家列夫·托尔斯泰的这一经典名言与女儿分享共勉。我期待我与女儿的文学梦能延续下去,父女共同成长。

作者简介:洪金文,70后,宁乡市诗散文协会会员,宁乡市作家协会会员,热爱写作,有多篇作品发表于《今日宁乡》《长沙晚报》《南方都市报》《法制文萃报》《中国社会报》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