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在上帝手里

嘉倩

Ai ni (Story of Health) - - Contents - (摘自《明天我要去冰岛》北京时代华文书局图/伊诺)

我又一次坐上了陌生人的车,这次的车主是一个中年男人。和往常一样,我来到托宁湖边享用晚餐。面前的两只鸭子一动不动,互不理睬,我蹲在地上给它们拍照。拍完了,我继续啃面包。这个中年男人坐在长椅上,问我来冰岛多久了。

“一个月。”嘴巴被面包塞得鼓鼓的,我口齿不清地回答。

看样子我的回答让他大吃一惊,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镇定,说,今天难得天气不错,想去附近的山头走走,如果我愿意,可以和他一起,他的车停在不远处。

我坐进车里,随着咔的一声扣上安全带,惊恐涌上心头——我不认识这个人,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

“对了,还没自我介绍,我叫谷米,是一名律师,”他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接着说道,“我研究过古冰岛语,谷米的意思是‘上帝之手’, 所以现在你就在上帝的手里啦!”

我不认为这句话能起到安抚的作用。

汽车很快驶离了雷克雅未克市区。这个城市是世界上最小的首都城市之一。我决定和他聊聊宗教类的严肃的话题。

“谷米,冰岛人信仰宗教吗?” “我从来不信这个。“那你相信有精灵吗?” “今年冬天,我去滑雪。当我站在山上准备滑下去时,抬起头,突然极光出现了。天很黑,极光很亮,环绕在我的周围,那个瞬间,我觉得这个世界上肯定有精灵。”

他认真地回答了我的问题。

“哇,这片湖好美!”我被眼前的景色所吸引。冰岛没有工厂污染,在市区的湖里就能钓到三文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