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了云雀般的表姐

Ai ni (Story of Heart) - - News -

那时,外祖母家的房子已经老旧了,砖墙开始风化,转角处的线条已不甚垂直。我常想,“暮气沉沉”一词准是为外祖母家这样的庭院独创的。青砖灰瓦盖成的高楼,从四面围住灰色方砖铺好的天井,房屋整天难晒到阳光,即使偶然得到的一些明亮,又被紫檀木做的家具吮吸了。建造这样的家宅好像只是为了制造一片阴影,让自己在阴影中苍白地枯萎下去。

这时,来了云雀般的表姐,一切马上不同了。从窗外看,只要表姐站在窗里,那窗口就不再是一个黑洞,满窗亮着柔和的光。每一间屋子都苏醒了,像是有了一组复杂的神经,神经中枢就是表姐的卧室。

我的活动范围在西厢房,这儿本是大舅父的书房,有满架的线装书。有一天,我发现书桌上有一本很特别的书——白话文写成的长篇小说《棘心》,写女子对抗大家庭的专制。我看得废寝忘食。

两天后,我的书桌上出现了《沈从文自传》,这本书展现了一个广阔的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