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上光阴

Ai ni (Story of Heart) - - NEWS -

老公说他头发长了,趁天好,我搬了把木椅让他坐在阳光下,准备给他理发。

电推子在手中微微震动,嗡嗡地响着。随着电推子经过,老公的缕缕白发飘落下来。鼻 子一酸,我的眼泪流出来了。以往那个意气风发的小伙子哪儿去了?年轻时的他为了约会,能花上半天时间特意到理发店洗剪吹,一头乌发总是拢得那么整齐,头发在阳光下闪着光泽。

结婚后,我们住进了筒子楼。老公常常拎着暖水瓶跑到200 多米外的开水房拎回热水,然后用凉水兑好水,唤我帮忙洗头。他弓身低头,我把壶擎高,让水缓缓流下,他一边挠头一边和我说笑。隔壁的胖阿姨见了,笑着打趣 :“这小两口,洗个头还斗嘴!”

儿子幼时一吆喝要骑马,老公就服服帖帖地趴在地上,任由儿子骑在背上,一手揪着他乌黑的头发,一手拍着他的屁股。儿子稍大,有时趁老公 熟睡,拿来梳子,揪起老公的头发用皮筋扎了。看爸爸成了“小仓娃”,儿子笑得前仰后合。

老公的鬓角是啥时候变白的?是盖房子那年吧。公婆总念叨“老房子该翻新了”,于是他跑前跑后忙个不停,白天买东西备材料,和工匠们一起干活,晚上就铺一张席子睡在门口,全然不顾风寒露重。

时光流转,家里家外、风里雨里,老公不停地劳碌和奔波。公公病逝,姑嫂住院,侄子结婚……事情一件接一件,哪一件缺得了他的操劳?我这一辈子能有他相伴,经历风雨,见证悲喜,把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填进光阴的空格里,是件多么幸福的事! (摘自《洛阳晚报》 图 /弋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