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情复发时

Ai ni (Story of Heart) - - NEWS -

Mr. K正式宣告,他又失恋了。这样的宣告与其说他是失恋,还不如说他是昭告天下:我又恢复单身状态了。

就在这样的状态下,Mr. K 接到了十多年前的外国女友打来的电话: “我在台北,想和你碰个面。”

他们约了晚上九点在饭店大厅见面。七点钟的时候,虽然Mr. K 和我吃着晚餐,却显然有些心神不宁。“啊,”我起哄,“旷男怨女,干柴烈火。”“你不要这么下流好不好,我们现在是老朋友,而且人家已经有老公了。”“噢。”我识趣地闭上了嘴。

晚上十点左右,我接到了Mr. K的电话,要我一分钟之后打电话给 他。

“你现在人在哪里?”我问。“我在她房间的厕所里。” “你们不是约在饭店大厅见面吗,你怎么会跑到她房间里?”

“别管那么多了,一分钟之后打个电话给我,好吗?” “到时候我要说什么呢?” “你打电话来就对了。”

我挂断电话,等了一分钟,又拨了电话过去。

“喂。”我说。“啊,文咏,对不起,对不起……”我有点傻眼了,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不过他似乎一点也不在乎,自顾自地说着,“真糟糕,我都忘了,我马上

就到……”他一个人在那头说了一两分钟“单口相声”后才挂断电话。隔天我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昨晚我没办法逃离现场啊!” “你不是说你们是老朋友吗,干吗要逃离现场?”

“她说她的老公对她不好,在外面有外遇,他们常常吵架,她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

“噢,听起来不太妙,”我说,“想想,情人还是旧的好……”

“看她哭起来,我只好过去安慰她。没想到越是这样,她哭得越厉害,我只好拍拍她,安慰她,然后她就靠到我肩膀上来哭,泪水把我的衣服都沾湿了。我扶起她的脸,看着她……”

“不是跟你说了吗,旷男怨女,干柴烈火……结果呢?”我又问。

“有件事情忽然让我清醒了过来……” “你想到了她的老公,对不对?” Mr. K突然陷入了沉默。“没想到你还蛮有道德情操的嘛。”我说。

Mr. K看了我一会儿,淡淡地说: “我注意到她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 “怎么不一样?” “她的脖子上有皱纹,皮肤变得松松垮垮的。”说完Mr. K叹了一口气, “岁月不饶人啊。” (摘自《我就是忍不住笑了》九州出版社 图/花瓣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