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化妆会死

Ai ni (Story of Heart) - - NEWS -

在日本逛街,女性最喜欢去的地方是药妆店。

日本的连锁药妆店很多,不仅是东京、大阪这样的大城市,哪怕到了乡村,在国道、省道旁都能看到药妆店的显眼招牌。店内一半是药品,一半是化妆品,后者往往陈列得琳琅满目,都快堆到大马路上了。谁让日本女性从 18 岁到 80 岁都爱化妆呢?

我读书时曾在日本家庭寄宿过一段时间,回想初次见到寄宿妈妈的情景,那淡雅精致的妆容令她看上去只有三十几岁,其实那时她已经五十多岁了。在浴室的梳妆台前,我看到她的化妆箱,隔离液、粉底、口红、眼影、眉笔、修眉刀……真是应有尽有,让还是学生的我大开眼界。

在化妆这件事情上,寄宿妈妈绝不偷懒。每天清晨,寄宿妈妈一定起得比我们都早,然后洗脸、装扮,等我们起床吃早饭时,看到的已是她神采奕奕的面孔。晚上,寄宿妈妈睡得也比我们晚,以至于有天夜里她卸妆后突然想起某事来我房间时,我硬是没认出她来。

寄宿妈妈说年轻时为了恋爱结婚,想让爱人觉得自己更美,所以学会了化妆,那个阶段应该是“女为悦己者容”吧。中年以后,化妆早已成为一种生活习惯,若 是某日素着一张脸,会产生自我嫌弃的感觉:“我今天怎么气色如此不佳,一点精神也没有?”而把自己收拾得整洁清爽之后,仿佛对人生又充满了信心,可以说是升华到“女为悦己容”的阶段了吧。

这个理论我在其他的日本女同学那里也经常听到,哪怕她们的工作并不需要面对他人,比如实验室里的实验员。

有一位曾因论文造假问题而引起争议的女研究员,每次在东京出席记者见面会时,都像明星一样令人惊艳。无论记者提出多么刁钻难缠的问题,她都能做到临危不乱,该鞠躬的时候鞠躬,该道歉的时候道歉,眼含热泪时也没有难堪和狼狈,反倒让人心生我见犹怜的感觉。有人说,正是美丽的妆容帮她渡过了难关。

日本第一大化妆品品牌资生堂公司用一项问卷调查证实,比起素颜者,化过妆的女性更敢直视说话者的眼睛……估计是因为她们更拥有自信吧。

某次我们赴一家老年公寓进行慰问,节目中有一项内容就是帮公寓里的老奶奶们化妆。那天我亲眼见到好几位可爱的百岁老人,在涂上了口红和指甲油之后,她们笑得像一朵朵盛开的鲜花,仿佛回到了青春时代。

这一场景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日本的人均寿命在世界上是最长的,目前已达到男性平均寿命 80.5 岁,女性平均寿命 86.8 岁。从城市到乡村,尤其是在服务行业,到处都能看到 60 多甚至 70多岁的老年女性还在兢兢业业地工作。她们穿着时尚,戴着首饰,涂着漂亮的腮红与唇彩,状态十分年轻。

在一个访谈节目中,她们说出来打工并不是为生活所迫,一是为了接触社会,充实生活;二是为了买更多心仪的化妆品,可以把自己打扮得更美,然后再出去旅行。对于她们来说,化妆已不是一项简单的技能,而是一种基于自身责任感的生活态度。

不久前偶然看到《非诚勿扰》日本专场,里面有一位男嘉宾提到不想在日本找女朋友的原因——她们化妆前和化妆后差别实在太大了。

此言一出,一位华人女嘉宾立即反驳道 :“妆前与妆后差别大,这一点可是没有国界的哦,我们喜欢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一时间引得全场哄堂大笑。

(摘自《扬子晚报》图/海洛创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