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子比你强

Ai ni (Story of Heart) - - NEWS -

樊增祥的父亲樊燮曾是湖南巡抚骆秉章麾下的一名总兵。有一日去谒见抚台大人,抚台让他也参见坐在旁边的师爷。樊总兵参见师爷时没有请安,师爷大怒道:“武官见我都要请安,你为什么不请安?”樊总兵振振有词:“我也是从二品的官,为什么要向你一个师爷请安?”师爷更怒,拿脚踹樊总兵,还高喊: “王八蛋,滚出去!”没过几天,朝旨下,将樊燮革职回籍。

“那师爷不过是一个举人,却觑得武官如粪土一般,我定要我儿子中个进士给你看看!”樊燮这一气非同小可,他回乡后造了一座读书楼,不准两个儿子下楼,并且给儿子们穿上女人的衣裤,规定:“考秀才进学,脱外女服;中举人,脱内女服;中进士,焚洗辱牌,告先人以无罪。”洗辱牌就是家里祖宗神龛下的一块牌子,上写“王八蛋,滚出去”六个字。

樊总兵的大儿子樊增祹早 死,二儿子樊增祥不负所望,考秀才,中举,中进士,点翰林,一直做到江宁布政使、护理两江总督。那个师爷则一直是个举人,到了很大年纪才由朝廷赐了个同进士出身。

从科名上讲,樊家完全取得了胜利,可近代中国多樊进 士这么一个人或少这么一个人,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但如果没有那位举人出身的师爷,不说别的,新疆恐怕早就被俄国吞并了——那位师爷便是左宗棠。

樊增祥当陕西布政使时,朝廷在西安为已经去世的左宗棠建立专祠。全省官员前去致祭,唯独樊增祥不去。自打小时候起,他和哥哥就被教导要恨这个没有见过面的左师爷。

樊总兵至死也没有明白:左宗棠能侮辱他,并非因为他是个举人,而是因为他有大本事。国家用人之际,主事者求贤若渴,骆巡抚、郭嵩焘、陶澍、曾国藩、李鸿章……哪个不受他的气?一个人有大本事、国家用人之际、主事者求贤若渴——这样的机遇在历史上出现的概率是很小的。左宗棠命好,中了一个超级正彩,樊总兵跟一个中彩的家伙较什么劲? (摘自《野史记》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图/王建峰)

1904 年 4 月 28日,上海黄浦江码头,一个 15岁的少女被父亲送上了“高丽号”轮船,前往美国佐治亚州梅肯市的威斯里安女子学院留学。她就是宋霭龄,送行的是她的父亲宋耀如。

宋霭龄随父亲的朋友步惠廉牧师一家前往美国,而步牧师是宋耀如的同窗好友。正是得益于步牧师的大力引荐,宋霭龄才得以进入威斯里安女子学院留学。该学院在当时的美国大名鼎鼎,是专为上层社会女性设立的学校。据宋霭龄后来回忆,此行颇多坎坷。“高丽号”轮船在大洋上漂泊了两个多月,终于在7 月1日停靠在旧金山码头,但一个美国移民局官员说宋霭龄的证件不合格,不许她登陆。另一个官员建议将宋霭龄安置在扣留所,但被第一个官员拒绝了。就这样,宋霭龄从港里停泊的这艘船转移到另一艘船上。在三周沉闷无聊而又提心吊胆的日子里,宋霭龄先后换了四艘几乎全空的船,直到有人去首都华盛顿的政府部门进行了交涉,宋霭龄才获准上岸。

1905 年 12 月,慈禧太后信任的教育顾问、宋霭龄的姨父温秉忠受清廷派遣,率领中国教育代表团赴美考察。1906年 1月,温秉忠把宋霭龄从梅肯市接到华盛顿,带她出席美国第26任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在白宫举行的宴会。就这样,宋霭龄成了宋氏家族与美国历届总统接触与交往中会见美国总统的第一人。

在宴会上,总统问这个 16 岁的中国姑娘觉得美国怎么样,宋霭龄说:“美国是个非常美丽的国家,我在这里很快活,但是你们为什么说美国是个自由的国家呢?”随后迅速把自己那年夏天在旧金山的遭遇简略地叙述了一遍。“如果说美国真是那么自由的话,为什么要把一个中国姑娘拒之门外呢?”总统大感意外,只是喃喃地说自己感到很遗憾,然后就转向了下一个客人。

第二天,华盛顿的报纸报道了这件事 儿,标题是《中国少女抗议美国政府的排华政策》。

1909年,宋霭龄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时,梅肯城的人们为了欢送宋霭龄学成归国,在她启程的前一日,还在报上刊发了大半版称赞她的文章,并预言:“宋小姐将会成为中国领袖的夫人。”

谁知这个预言后来竟然奇迹般地变成了现实,宋霭龄不仅成了中国领袖夫人(孔祥熙官至行政院长,宋霭龄于1914 年春嫁给了丧妻不久的他),后来同在这一学校就学的两个妹妹宋庆龄和宋美龄也成了“国母”和“第一夫人”。

1907 年夏,温秉忠又率团赴美访问,并把宋庆龄和宋美龄带去美国读书。由于温秉忠的外交身份以及同行的有美国教育家格兰特等知名人士,宋庆龄和宋美龄顺利地通过了移民局的检查,没有像宋霭龄当年那样被扣留在船上19 天。

(摘自作者新浪博客 图 / 陈明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