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刀鱼的滋味

Ai ni (Story of Heart) - - NEWS -

秋刀鱼是怎么红起来的,恐怕连最资深的吃货也说不清楚。反正十多年前,大多数人都没听说过秋刀鱼,然而到了近几年,举凡朋友聚会 BBQ、街边的烧烤档,乃至各式料理店,秋刀鱼都是主角之一。

秋刀鱼弧线的身体就像一柄银灰色的短刀,被煅烧在炭火的上方,于不动声色间消融了生活的阴郁,从而令市井人生洋溢着焦香热辣的喜悦气息。

秋刀鱼虽然形态似刀,价格却不锋利,是很适合大众消费的经济鱼类。这种草根属性也是它得以迅速扩张的消费起点。至于秋刀鱼多被用作烧烤食材,也有其因由。

秋刀鱼的肉质含有丰富的脂肪,若是烹饪未熟,吃了会令人泻肚子。加之很多人为了追求原味,并不剖开鱼腹治净内脏,而是整条秋刀鱼连着鱼肠一起吃的,所以只能串在铁板或烤架上,用煎烤的方式,为聚会助兴,区别只在于用盐、孜然还是辣椒,抑或柠檬汁调味,添加不同的味觉情趣。

留着秋刀鱼的内脏一起吃,是深谙食理的“老司机”才了解的饮食仪典。富含营养的鱼肠带有淡淡的苦味,与海盐的咸、柠檬的酸组合到一起,那种清新自然的奇妙体验,就像海水的咸酸苦多重气息,瞬间灌进人的口腔,另外又有甘香、鲜腴涌动在齿颊之间,令精神与味觉都获得满足。

烧烤的乐趣是自得其乐,不假于人手,但要把秋刀鱼烤得皮脆肉滑,外焦内腴,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秋刀鱼须用料酒、豉油、酱油和糖兑好调味汁,事先涂 刷一遍,腌渍辟腥。炭火烧得红透,刚泛起白灰,即把秋刀鱼架到火上烤,鱼肉中的脂肪在均匀的火力催逼下,顿时“吱吱”作响,犹如美味上桌的前奏。趁着鱼身上泛起一层细密的油珠泡沫,撒上黑胡椒粉和孜然,最后再添一把辣椒粉和芝麻。吃起来,鱼肉甘香鲜甜、外脆内软,就连牛毛小刺都被烤得酥酥的,可以毫无顾忌地一同乱嚼吃进肚子里。一切恰到好处。

当然不是每个人的口味都如此之重,把鱼肠清理干净了才吃,亦大有人在。被治净的秋刀鱼,不论用豉椒蒸,加姜葱红烧,抑或糖醋、茄汁,那种淡泊的家常滋味,都为人们理解世俗生活本质提供了昂扬的精神推力。一如小津安二郎的电影《秋刀鱼之味》,秋刀鱼是平民意识形态的映射,也是理解家庭生活的索引。

(摘自深圳新闻网)

下午四点多,看太阳光弱了些,我去园里翻土、拌肥、扦插地瓜叶,弄到天色深青。大热天的,不能蛮干,遂休耕,躲在屋里读书纳凉。

菜园处于半野放状态。可怜南瓜和小黄瓜,因为我没搭棚架,它们满地勾缠乱爬,须藤到处摸索,黄花开在菜底和墙角,委屈而邋遢,没想到居然结了瓜。我陆续摘到几条小黄瓜,有葫芦形、麻花形、股灾走势的 L 形,还有谷底反弹的V形,总之没有一条是直的。

我去查书,又是老问题——肥分不够。以前种莴苣不结心,种甜菜根变癞痢头,苋菜长不大,都因土质硗薄,营养不良。岛上本已岩巉,砾多壤少地肉薄,园里又暗埋砖瓦废料,清拣不尽,质地更瘠。园丁阿洛每次来剪草,见了我的菜田就咧嘴笑,我知道被他瞧扁了。

农友和邻居都劝我,干脆把旧土铲掉,另买肥沃的黑泥覆上,但我一怕烦,铲起来工 程浩大,不知要挖多深;二不服,农友在岛上租地种菜,没换土,照样种得肥美青翠,人家行,我怎么就不行啊?于是就展开漫长的“土改革命”。

一开始我很心急,买来各种有机肥,大手笔乱撒。菜地不见起色,有几次反倒把菜叶和番茄灼伤了。我悟到下肥如进补,要看体质虚实,这地瘦骨嶙峋,虚不受补,还是得慢慢来,用甘平温和的家常补物,少量多餐,好生调养。

我弄来两个有盖大桶做沤肥,每天扔进菜梗、果皮和茶渣,密封拴紧,等它们腐烂分解。这“肥”差不好干,开桶蒸熏扑鼻,然渐入佳境,数月后色泽转浓,气味也变清淡。还要堆肥,把落叶和野草耙平,层层堆在园角的柳杉下,等底层软烂,长出白色菌丝,就浇点水拌点土,压实了再捂。

我又四处张罗,去找有机好料。人家说木糠好,我去跟装修工头套交情,要来几袋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