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眯

Ai ni (Story of Heart) - - EXOTIC - ◎曹园(摘自《新周刊》第 475 期 图 / 怜南)

在地铁、公园和咖啡馆等公共场所中,日本人除了看书,最常见的状态就是以双手交叠的姿势小憩。斯蒂格每天在地铁通勤过程中发现,极其多日本人在车厢里打盹,有些人甚至站着睡,周围也没有任何人对此感到惊讶。

2013 年,美国国家睡眠基金会 (NSF) 对墨西哥、日本、美国、加拿大、英国和德国共 6个国家的民众的睡眠习惯做了调查,结果发现,日本人的平均睡眠时间最少,仅6 小时 22分钟。削减了夜间睡眠的日本人,在电车和地铁上得到了“温柔相待”。他们从不压抑自己的困意,随时随地都能入睡。

共寝也是日本人的睡眠习惯之一。在日本,父母和医生都坚决主张与子女共寝直至学龄阶段。他们的理由是这样可以给孩子更多的爱和安全感,不仅能消除他们的紧张情绪,还有助于塑造成人后的独立人格。

或许正是这种文化习惯, 让日本成年人在他人面前毫无心理负担地酣然入睡。许多日本人说,他们在有人陪伴时睡眠质量比独处时更好。

经过多年的研究之后,斯蒂格意识到,某种程度上,“日本眯”并不等同于睡眠:“在日本人心目中,日本眯不仅和夜晚的床上睡眠毫不相干,也与睡午觉有所区别。”

日本眯来得随意,开会、上课和听讲座都是打盹的好时机。国际会议上,日本人常被 冠以“3S”的称号——Smile(微笑)、Silent(沉默)和 Sleep(睡觉),会议中的日本政治家不是笑而不语就是在犯困。

由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举办的国际会议上,日本代表团成员曾被拍到在集体打盹。日本国会开会时,淡定地眯会儿普遍到成了参会礼节,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就留下过一张在国会直播时打盹的经典照。

日本人认为,勤奋是指长时间尽全力工作。在精疲力尽或者疾病缠身的情况下仍然参加会议的人,表现出的是勤奋态度、责任感和自我牺牲精神。这样看来,日本眯并不能和懒惰画上等号。相反,它是日本社会生活中不成文的特色——通过小憩的方式,让自己暂时从任务中抽离放松,从而确保在工作中表现出更专业的一面。如此,日本人不是在睡觉,也并非在打瞌睡,他们在日本眯——这三者有天壤之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