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太炎挨屁屁

Ai ni (Story of Heart) - - REMEMBRANCE - ◎ 刘诚龙(摘自《暗风流》现代出版社 图/王建峰)

若说梁鼎芬是狼外婆,章太炎则是乖乖兔。章太炎与人大辩论,奋须吹胡子,横眉瞪眼珠,一副吃人样。有人争不赢了,喊:“叫梁鼎芬来。”章太炎顿时兔子乖乖,讪讪笑,不吭声了。章太炎是国辩手,逢人自是嘴巴痒,若叫梁鼎芬来,那将是屁股痒了——章太炎曾经被梁鼎芬打屁屁打得呲牙咧嘴,鬼哭狼嚎,皮开肉绽。

梁鼎芬与章太炎是同事,都入张之洞幕府,一同做张氏秘书。他们办了一份表态性质的《楚学报》,做大清国喉舌“,以梁鼎芬为总办,以王仁俊为坐办,主笔则余杭章太炎也”。

章太炎当的是主笔,却不是搞主旋律的。《楚学报》第一期出版,章太炎主笔撰文,写的却是排满论。好家伙,一口气写了六万字。张之洞花钱办《楚学报》是想向大清国剖自己的忠心,而不是去剖大清国之腹的。请来章太炎帮忙,章太炎却帮起倒忙来,怎不让人气得吐血?文章写好后,呈给梁鼎芬审阅。梁鼎芬果然大怒,喊打喊杀,口呼“反叛反叛,杀头杀头者,凡百数十次”。

呼“反叛反叛”,给章太炎定性,是梁鼎芬职内事,但“杀头杀头”,却不在其权力范围。梁鼎芬乘轿上总管衙门,请“捕拿章炳麟,锁下犯狱,按律制罪”。一旦状子被准了,章太炎就会人头落地。梁鼎芬前脚去告状,王仁俊却发表意见,谏言张之洞:“章疯子,即日逐出境,可也。”

张之洞不想把事情闹大,便采纳了王仁俊的意见,转头对梁鼎芬说 :“逐章疯子出去, 快去照办。”梁鼎芬急着表忠心,回去就“拉章太炎出,一切铺盖衣物,皆不许带,即刻逐出报馆”。这还不解恨,他叫四个轿夫取来担轿子的棍棒,扒开章太炎的裤子,往狠里打。可怜一代国学大师,既被按在地上吃灰,又被当众打屁屁,温良恭俭让的儒学仁道全被梁鼎芬与几个首长司机辱没在地。

章太炎被乱棍打走,排满立场却未曾转变,狂诞性格也未尝稍减,大家骂他章疯子,他也自认为是疯子——“兄弟承认自己有神经病,也愿诸位同志人人个个都有一两分的神经病”。章太炎的神经病有十分,人家只有一两分,辩论起来,哪辩得他赢?眼见章太炎辩得忘神,脸红脖粗,攘拳撸袖,须眉奋张,对方反对无效,只好举出制胜法宝:只言“叫梁鼎芬来”。就像小孩子爱吵闹,哄不住,便吓唬他“狼外婆来了”,小孩子顷刻就变乖了。章太炎也一样,听到会打他屁屁的梁鼎芬的名字,哪还敢出声? “章太炎乃微笑而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