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的差异

Ai ni (Story of Heart) - - REMEMBRANCE -

但凡熟悉中国近现代史的人都能数出几对著名的师徒,例如曾国藩与李鸿章、翁同龢与张謇、章太炎与黄侃、胡适与傅斯年,他们的师徒情谊成为佳话。然而还有一对著名的师徒,早年,他们的学术观点相近、政治立场相同,虽然意见偶有不合,但二人结成的同盟牢不可破。不料,1912 年初,宣统皇帝逊位成为二人情谊的一道分水岭。这对师徒就是康有为与梁启超。

1917 年夏,张勋导演了一场复辟闹剧,康有为跟着他起哄。此前,梁启超已脱离保皇阵营,投身共和旗下,反对复辟。梁启超不仅亲笔草拟了檄文,将张勋骂为“贪黩无餍之武夫”,将康有为骂为“大言不惭之书生”,而且协助段祺瑞马厂誓师,阻断来势汹汹的复辟逆流。张勋的复辟闹剧昙花一现,康有为的富贵美梦被徒弟彻底搅黄了,缩在美国大 使馆里赋诗泄愤,说梁启超忘恩负义,背叛师门。

这对师徒分道扬镳后,很难再找到什么共同点,但令人吃惊的是,他们均殒命于西医的柳叶刀下。

清帝逊位后,康有为回国,动用华侨的大笔捐款在杭州西子湖畔建造了别墅一天园。1917 年暮春,他相中芳龄 19岁的船娘阿翠(张光),娶为六夫人。康有为从未亏待过自己。然而凡事过犹不及,69岁时,康有为受域外医学“奇迹”的蛊惑,竟然异想天开,请德国名医冯·斯泰勒给他移植“青春腺”(年轻公猿的睾丸),欲借此抗拒衰老和提升性功能。孰料手术惨败,没过多久,康有为便一命呜呼。

1929 年初,由于一枚好肾遭到误割,导致尿血症迅速恶化,梁启超病逝于北京协和医院。有可靠的资料显示,初诊者是德国籍内科医生克里,他 主张采用谨慎的疗法。梁启超却信任“海归”刘瑞恒,不料刘瑞恒粗心大意,造成了无法补救的失误。当年,这桩医疗事故引发强烈的社会反响,梁启超的弟子陈源和徐志摩等人皆极为愤怒,以恩师“白丢腰子”为由,欲向北京协和医院兴师问罪。病危时,梁启超反复叮嘱亲友和弟子千万不要再向协和医院和主刀医生刘瑞恒发难。梁启超大半辈子相信西医,就算性命被断送,也不愿改变自己对西医的好感。

师徒二人均死于柳叶刀下,具体的情形却天差地别。康有为是主动的,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踏上了不归路;梁启超是被动的,即使不幸沦为医疗事故的受害者,仍然宽恕为怀、杜绝医闹。师徒二人死后,各方的关切和评价判若云泥。

(摘自《中老年时报》 图 /陈明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