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时接到通知,下午要

Ai ni (Story of Heart) - - TUNE -

参加一个会议,我提前一分钟到了会场。在开会的两个小时里,我和其他的人一样聆听、提问和讨论,只觉得心平气和,并且常常控制不住唇边一抹笑意的流露。

因为在我快乐的心里藏着一个秘密,没有人知道我刚才去了哪里。

我去了一趟海边,那个来回有一个钟头车程的海边,那个在初夏季节里特别清爽、舒适的海边。

有太阳,但是也有厚厚的云层,所以阳光刚刚使我觉得暖和,刚刚使海水在岩礁之间闪着碎亮的光。有风,但是也有好多高高的木麻黄,所以风吹过来时就添了一分温柔,吹过去的时候又多了一分转折。

细细的沙丘上丛生着藤蔓植物,低矮的绿叶间开着粉紫色的小花。我把鞋子脱了,赤足从温热的沙子上走过。不是假日,海边空无一人,海浪的声音因而显得特别有节奏感,沙丘也特别洁净、 细柔。我稍微计算了一下,大概有50 分钟的时间可以由我自己支配。于是,我选了沙丘上背风的一面斜坡,懒懒地躺了下来。用一种散漫的心情,我在初夏的海边听风、听浪、听那远远地唱着歌的木麻黄。

然后,50分钟过去了,我站了起来,拍拍裙子上的细沙,穿上鞋子,很快地走回车上,重新回到尘世,重新和周遭的一切有了接触。

但是在会议桌前,在聆听和询问之间总会有几次恍惚的刹那,在那个时候好像那海浪的声音、海水的颜色、海风的触摸仍然环绕着我,仍然温柔地跟随着我,使我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觉得生命真是美好。

我的快乐不过是因为在这天下午向生命做了一个小小的争夺,夺回一些我原该享有却一直不能享有的生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