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拳击的女博士

Ai ni (Story of Heart) - - Love -

2012 年 8月,在英国伦敦的奥运直播间。女主持人:“市明,你好!恭喜你啊,卫冕金牌!”

我:“主持人,你好!谢谢!”

女主持人:“你现在最想念的人是谁?”我:“我的儿子、爸爸、妈妈和老婆。”女主持人:“你之前和老婆聚少离多哦。”我:“对,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我老婆,是 她在照顾家庭,让我没有后顾之忧。”

女主持人:“我代表你老婆谢谢你的夸奖!”我和女主持人无比激动地相拥在一起。这份激动不只是因为我卫冕了奥运冠军,还因为这位女主持人是我的爱人冉莹颖。这是我们共同的最后一次:我的最后一块奥运金牌,莹颖的最后一次主持和采访。

2013 年 1 月 23日,我们各自拎着一只行李箱,从首都机场奔赴万里之外的洛杉矶。出发之时,莹颖已经有了近两个月的身孕。

好莱坞的W酒店是我们的第一个落脚点。住酒店是很方便,可酒店餐费昂贵,想自己动手又没有条件,开销如流水,莹颖开始了每天记账的生活。这对一个有经济学背景的高才生来说不是一件难事,但绝不是一件快乐的事。因为预算紧张,即使有自助洗衣房,莹颖也不会去洗,理由是“不干净,还花钱”。我每天训练完后大汗淋漓,换几身衣服是常事,于是吭哧吭哧地洗衣服成了莹颖每天的必修课。

来到这座城市,我们是来生活的,但过什么质量的生活?答案赤裸而直白:取决于我们的物质基础。为了补贴家用,也为了推广我,莹颖决定重拾旧业,在 Top Rank 做全英文的记者。

杨澜曾经说,夫妻之间除了爱,还有肝胆相照的义气、不离不弃的默契以及铭心刻骨的恩情。莹

颖为了我离开职场,又为了我重操旧业,恐怕我这辈子都还不清莹颖的恩情与义气了,于是用拳头和汗水带她走进洛杉矶的梦幻天堂成为我的执念。

和曾被国家队“包养”的我相比,莹颖自称生来就是苦孩子,练就了一身吃苦耐劳的本领,总能在性能与价钱之间找到黄金分割点,为我们的新生活提供有力的保障。利用电子地图,她很快找到了附近最优质且经济的中国超市,我每天都能吃到她买的新鲜面包和牛奶。这对我来说是一种难得的小幸福。

很快,在经纪团队的帮助下,我们在星光大道对面租了个一居室的公寓,虽然简陋,但很清静,更利于训练。教练罗奇的训练馆离这里不远,我只需走十来分钟就能到。

此刻的莹颖变身为保姆。我是个吃货,莹颖却不是一个天生的好厨师,而且洛衫矶显然无法满足我的酸辣贵州胃。莹颖利用互联网搜菜谱,做了许多好看却不美味的创意贵州菜。好在她做得用心,我也不是一个挑剔的食客,一顿沙拉或火锅便足以犒劳训练一天的我。进入洛杉矶容易,但融人洛杉矶不易,语言是两种文化的分界线,莹颖就是那个率领我闯人异域世界的女魔头。

我常常在午夜时分见她一个人拿着书念念有词。

我问:“你想继续读博士吗?” 莹颖回答说:“是的,研究拳击的女博士。”原来,为了更专业地与经纪团队和教练沟通,莹颖在苦苦学习所有与职业拳击相关的地道的英文表达:cross——交叉拳,overreach——出拳过远, hamburger——被打得浑身伤痕的拳击手……

对于我这样一个初入职业拳击界的新手,有一个学习型的爱人相伴,是多么幸运。(摘自《拳力以赴》中信出版社 图 /百度图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