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将“功劳簿”

◎ 康文思

Ai ni (Story of Heart) - - Affection -

我们家一共四口人:我、丈夫、大女儿、小女儿。我家历来就有平等和民主的传统,大人和孩子打打闹闹,不分上下。

丈夫总喜欢提出奇谈怪论。他说:“有的人家每天晚饭后出去散步一个小时,但我们没有散步的习惯,就改成每天晚饭后打一个小时的麻将或者扑克吧。”出于对爸爸的尊重,丈夫的谬论居然得到了孩子们的同意。

大家玩得很认真,把每天的战果都登记在册,丈夫把这个册子叫作“功劳簿”。 年终的时候,根据“功劳簿”计算总成绩,排出名次。赢者得意洋洋,输者垂头丧气。

在牌桌上,一家人谈笑风生,其乐融融,在事关胜负的时候却绝不相让。大女儿是麻将桌上的炮兵司令,老是放炮输牌。有一次放出一张牌来,另外三家都和。

“当然是归下家和。”丈夫坐在大女儿下家,理所当然地说:“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是规矩。”

我提出了异议:“应该归年纪最大的人和。尊老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全家数 我年纪最大,丈夫都比我小九个月。

“那怎么行?”小女儿坚决反对:“应该归年纪最小的人。爱幼是全世界人民尊崇的道德准则。”

“我看还是推倒重来,谁也不和最合理。”大女儿提议。但是她说话的底气不足,因为她心里明白,这个建议是肯定通不过的。

大家争持不下,最后的决定是:三家都和。大女儿不乐意,噘着嘴把一条新规定写进了“功劳簿”:“在一炮几响的情况下,所有能和牌者都和。”

打麻将以丈夫的资格最老,年终结算的时候,他往往是冠军。我的麻将水平不高,有的时候一个小时打下来,一盘也没有和。运气最差的那阵子,我曾经一连三个晚上不开和。大女儿正往“功劳簿”上记账,我气不过,一把夺过来,把它撕成三四摞,扔进了字纸篓,嘴里一面高喊:“你们这些家伙,把我叫来玩,又害我不停地输!”

大女儿珍惜地把“功劳簿”从字纸篓里找出来,按顺序清理好,重新装订在一起,并且郑重其事在“功劳簿”的最后一页记下了我的劣迹: “妈妈打麻将,一连三天不开和,发脾气撕毁了‘功劳簿’。我从字纸篓里捡起来,重新装订好,才没有泯灭大家的

功劳和劣迹。”

虽然在麻将桌上丈夫颇受尊敬,但是在牌桌上,他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万人嫌”。轮到他做庄的时候,他垫下的底牌不是多一张就是少一张。根据“多牌少牌垮阳台”的规定,庄家无论是多牌还是少牌,都算自动垮庄,所以只要轮到他做庄,基本上都会自动垮掉。两个孩子一看到他就躲:“不是多牌,就是少牌,谁和你打对家!”

孩子们不要爸爸了,只好由老婆收着。于是总是我和他打对家——两个老的对两个小的。这下两个孩子可就高兴了,因为丈夫积习不改,还是数不清楚牌数。一轮到他做庄,他就“多牌少牌垮阳台”。孩子兴奋得哈哈大笑,我也忍不住抱怨:“你怎么不好好数数嘛!”

在大家的哄笑声中,丈夫终于忍不下去了。一天晚上,在一连搞了几次“多牌少牌垮阳台”之后,他突然大发雷霆,跳着脚喊叫:“什么‘多牌少牌垮阳台’,你们都欺负我老了,数不清牌,想着法子整我!”

爸爸雷霆万钧,孩子们都不敢吱声了。丈夫总算保住了一盘庄。孩子们心里憋着一股气,默默无语地接着打牌。几分钟以后,丈夫觉得自己太没有风度,太蛮横无理,扑哧一下发出了羞愧的笑声。

小女儿毫不客气地说:“怎么样,自己也懂得不好意思吧?”

大女儿立即打开了“功劳簿”,把爸爸的这一劣迹原原本本地记了上去。 (摘自作者新浪博客 图 / 亓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