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土耳其洗澡

Ai ni (Story of Heart) - - Exotic -

我去过土耳其几回。有一次去的时候,我提前跟人打招呼:“能不能安排洗一回澡?”接待的人说 :“四百年以上的老土耳其浴室有好多呢,你想洗哪个?”我说“:洗最好、最大的。”我进去以后比较失望,它比我想象的要小,可导游告诉我,这是伊斯坦布尔最古老的一个浴室,也是最大的一个浴室。

我入乡随俗,更衣进了主浴室。里面有好多间小屋,比较封闭,我要先进小屋把自己洗干净。土耳其人非常注重身体的清洁,因为伊斯兰教有规定,做礼拜的时候要净身。净身又分大净和小净,大净就是洗澡,小净就是凡是露出来的地方都要洗干净。做大礼拜的时候,寺外头全是水管子,每个人都得先把自己的手脚洗干净。洗脚用凉水,把大皮鞋和袜子脱了,拿那凉水冲一遍,再穿上走进去。

冲得差不多了,我就满怀期待地走进了大厅。大厅中间有一个台子,离地一米左右,上面是白色的大理石。大理石非常热,底下是加温的设施,当地人全都一丝不挂地趴在那上边,我也跟着趴了上去。土耳其人都很壮硕,身上还有一层毛,都是黑色的。我

们身上太白净了,上去以后有点像企鹅趴在海豹群里。

上面的温度很高,我马上出了一身大汗,只好下来去搓澡。我到搓澡的地方一看,没床,仅有一张小板凳。搓澡师傅的胳膊比我的腿还粗呢,手一指,我就有点紧张,也不敢说什么,就坐在那儿了。我在心里说 :“你要到了扬州,师傅让你躺平了,先给你捏捏,再铺上白毛巾,给你洗洗头,别提多舒服了。”

他趁我不注意,不知道从哪儿舀来一盆热水,突然一下就倒在我身上了。我平生没被人那么烫过,烫得我立刻就投降了。我这一投降,他一把抓住我的左胳膊一拧,我都听得清清楚楚,关节咯嘣一声响。这老兄拿一块布抡圆了就一下,连皮带泥全下来了。

我当时就说不搓了,其实人家就搓一下,讲究一遍净。等搓完以后,他又拿来了一个枕头套,往里吹一口气,不知打了肥皂还是什么,呼呼两下就全成螃蟹沫了,照我脸上一贴,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他趁我看不见,拿了一桶冰水哗地一下就浇在我身上了。哎哟,我这澡洗得。

你们都觉得我特可笑吧?来之前我满脑子想着油画《大浴女》,现在土耳其浴室的“肥美白”全没了。(摘自《都嘟》新星出版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