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双侠

Ai ni (Story of Heart) - - Remembrance -

吕碧城个性张扬、独立、清高。在一次聚会上,她别出心裁地穿了一件“孔雀服”,“胸前及腰以下绣孔雀翎,头上插翠羽数枝”。正是因为这种性格,她与喜着男装的“鉴湖女侠”秋瑾成为挚友。后来,她与秋瑾并称为“女子双侠”。二人的相识相知很有渊源。

1904 年 6 月10日,秋瑾打扮另类地来到了吕碧城所在的《大公报》报社。当时,吕碧城正在屋里看书,听见门房来报,说:“来了一位梳头的爷们儿。”她接过名片一看,上面写着“秋闺瑾”,于是赶紧让门房将人请进屋里来。

来人果然是大名鼎鼎的秋瑾!只见这人头上梳的是女人的发髻,却穿着一身长袍马褂,可谓风度翩翩。同样,秋瑾也没有想到文采斐然的吕碧城居然比自己小九岁,还非常美丽。一阵寒暄以后,二人都有相见 恨晚的感觉。于是,吕碧城当晚便邀请秋瑾留宿在自己的房间,二人同榻,侃侃而谈,直到天亮。

第二天清早,睡眼惺忪的吕碧城吓了一跳。她后来回忆说:“余睡眼蒙眬,睹之大惊,因先瞥见其官式皂靴之双足,认为男子也。彼方就床头庋小奁,敷粉于鼻。”她们虽然只接触了短短几日,却惺惺相惜,成为莫逆之交。

更为巧合的是,秋瑾在从事革命运动的时候也曾经用过“碧城”这一名号。当吕碧城的文章频频见报的时候,很多人都以为那是秋瑾所写。为此,秋瑾专门去拜读了吕碧城的文章,结果发现这位女子的水平在自己之上,于是“慨然取消其号”。“碧城”从此为吕碧城所专用。

秋瑾想劝说吕碧城和自己一起去日本投身于革命运动,但是吕碧城最后决定留在国内继续办报,用“文字之役”与秋瑾共同革命。

秋瑾与吕碧城辞别后,便去了日本。到了日本,秋瑾和吕碧城还经常给对方写信。

后来,秋瑾不幸被抓,于1907 年 7 月15日凌晨在绍兴轩亭口罹难,献出了年仅 32 岁的生命。

吕碧城闻讯十分悲痛,冒着杀头的风险,与吴芝瑛、徐自华等人将秋瑾的遗骨收殓,并葬在西湖边。

(摘自《你当优雅,也有力量》现代出版社 图 /刘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