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到“无可救药”

Ai ni (Story of Heart) - - Talent - (摘自《意林·原创版》2017 年第5 期 图/百度图片)

她是一个丑到“无可救药”的人,却打了22 年广告。她的“画风”是这样的:眯成缝的小眼睛,表情浮夸,一头干枯的头发,戴着华丽的帽子,让人反感的是她还翘着兰花指。然而,她硬是把自己打造成了日本第一网红,成功地开了 250多家酒店。她就是日本阿帕连锁酒店集团的总裁元谷芙美子。

1994 年,芙美子接管了丈夫经营的酒店,那一年她47 岁。她一上任就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推出广告《我是总经理》,吸睛点是“卖丑”。

“卖丑?”芙美子的这个决定遭到了阿帕公关部的强烈反对,有人婉转地说“:社长,这样做不好吧?”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说:“社长的形象会毁了酒店。”然而,芙美子坚决地说: “我就不信,我这么真实的人不能被大家记住!”

在广告上,她眯着小眼,露出不整齐的牙齿,翘着兰花指轻捋帽子下的一缕干枯的发丝,下面印着“我是总经理”。广告被张贴在国铁大阪环线、琦京线以及山手线的电车里,成了有史以来反响最大的广告。很多日本民众直接给广告总局打电话, 要求在公共场所封杀这个恐怖的广告,理由是看到芙美子的头像晚上会做噩梦。

民众的情绪使得阿帕的员工惶惶不安,他们纷纷说“:社长,收手吧。”“再闹下去,事情会越来越大。”芙美子却笑了,还笑得很开心。“这一切正合我意。”她非但没有收手,“卖丑”之战反而越战越勇。她的头像广告像病毒一样被迅速复制,矿泉 水、拉面甚至大米的包装袋上也印上了她的头像,好多人感觉要被这个丑到“无可救药”的大妈逼疯了。举报、投诉、在网络上破口大骂,各种不堪入目的词都用上了,有人甚至扬言永不入住阿帕酒店。

这时,芙美子在报纸上写了一段文字回应:“我确实不漂亮,但这不是我的错。我的眼角填满了皱纹,但我的脸上写满了勤奋和刚毅。如果您把我的这段话打印出来入住我们的酒店,我会给您九折优惠。”消息一出,舆论瞬间反转,民众开始反思:“是啊,长得丑确实没有错。”大家开始接受她的广告,还有人拿着海报去阿帕酒店找她合影。自此,芙美子名声大噪,阿帕酒店也开始疯狂扩张。经过 22 年的经营,芙美子把最初 7 家小小的商务酒店发展成超过 250 家的连锁酒店,几乎是一个月开一家。

老天爷让芙美子丑到“无可救药”,然而她没有对自己失望,而是用坦然的心态、不懈的努力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成为励志的典范。

许多年前,我第一次创立自己的咨询公司时,在大公司工作的朋友伊莱恩建议我和她的同事科林谈一谈——他可能有兴趣找我做咨询。于是我打电话给科林,提到伊莱恩,并表示希望与他见面。

“我很忙,”科林告诉我“,我们就用电话聊聊吧。”

我知道打电话决定不了什么事,所以提出希望和他共进午餐,或者只用几分钟见一面。

科林同意和我一起吃一顿午餐,但之后取消了安排。我们重新约定,他又取消。很明显,他不想与我见面,我几乎想放弃了。

然而,我意识到一点:如果我能忽略受挫或受伤的感觉重新安排日程,付出的代价不过是花两分钟给科林的秘书打个电话,而这样做的潜在好处无疑是巨大的。

于是,我继续约时间,直到几个月后的一天,科林没有取消安排,我们一起吃了饭。虽然这顿饭没吃多长时间,但我趁机让他答应看一下我的一份提案。几周后,他给我发了邮件,解释说我的公司不太符合要求,但他会记住我。

我觉得很受伤,可还是打 了个电话表示希望能再次和他共进午餐,让我明白是哪儿出了问题。科林拒绝了,但建议我与他的同事莉莉谈一下,她可能需要我的服务。

和科林一样,莉莉也在答应和我见面之后又取消了安排。当我准备重新和她约时间时,发现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我竟然开始享受寻求人们接受的过程,享受自我推销的挑战。

我从中感受到一种乐趣,而且在这方面越来越擅长,不断约定时间、重约时间、找个办法使谈话继续下

去。你可能觉得这

没什么难的,擅长做这种事也没什么

用,但我们的大部分工作都是不断重

复,然后渐渐擅长

做某些事,而这本身就是一种乐趣。

在取消了五六次之后,我终于得到和莉莉共进午餐的机会。事实证明,我们见面时,她正好有一些实际的需

求,而在我们第一

次安排见面时,这

些需求还不存在。 另外,尽管我还没有为莉莉所在的公司做过任何事,但由于几个月来的持续关注,我已经非常熟悉她和这家公司。在不断的交往中,他们也认为我值得信任,因为我向他们做出的承诺都被执行得很好。

那一年,我与莉莉的公司签了一份大合同。12 年后,科林和莉莉仍是我的大客户,虽然他们仍会取消很多次跟我约定的见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