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锐的“空中花园”

Ai ni (Story of Heart) - - Talent - (摘自《别拿村长不当干部》长江文艺出版社图 /千图网)

我和方方结婚的时候,朋友们送来很多花,我们便在阳台上弄了个“空中花园”,把花都种在那里。其中有一盆玫瑰长得特别好,我很珍惜它。

2008 年初,南方大面积冰冻。我出差几天回来,发现所有的花都被冻成了冰雕,轻轻一敲就折断了,那盆玫瑰也没能幸免。岳父说“扔了它吧”,可我舍不得,想要再留它一阵子,总希望能有奇迹发生。

到了来年春天,别的植物发芽的发芽,长叶的长叶,我的玫瑰依然是一盆秃秃的枝丫。岳父嫌它占地儿,每天都问“:还不扔?”我都说:“再等等。”

在五月的一个清晨,我打着哈欠去给植物浇水,突然间觉得自己眼花了——那盆玫瑰秃秃的枝丫上冒出了一些黑点。是霉了吗?我揉揉眼睛仔细看,竟然是一些极其微小的嫩芽。

那一刻我的心里满满都是感动,好像听到人与自然之间一种无声的承诺。后来这些嫩芽慢慢长大,枝繁叶茂,再次开出美丽的鲜花。

我这个人神经大

条,平时不喜欢长吁短叹、抚今追昔,这些花花草草却很容易让我心生

感慨。涝也好,

旱也好,冷也好,热也好,它们都能

自我调节,一年四季蓬勃地活着。

看着它们,我总会想起自己的处境——没

有太大的名气,也没干过太了不起的事,但总是顽强地活 着、撑着。当年的播音组解散了,当年的同仁一拨一拨地走了,而我还在舞台上经历着起起落落,固守着一份说不上来到底图什么的坚持。

方方还经常笑话我不会养动物,虽然喜欢它们,却没耐心照顾它们。

确实,我在“空中花园”养过几只乌龟,却经常忘记给它们喂水、喂食。乌龟也很无奈,只得自己求生。我原以为乌龟只能在平地爬行,给它们设置了安全围栏,没想到乌龟是会攀爬的,直接翻过围栏摔到楼下。我把乌龟捡回来一看,它还活着,就是壳裂了,头、脚和舌头都伸出来了。我给它涂了点 万花油,它就没事了。我暗自赞叹:“生命可真顽强,这可是七楼啊!”

我还养过几条锦鲤。某天换水的时候,我把锦鲤捞出来放在桶里,正好来了一个电话,我走开后就忘记回来了。当时是夏天,午间最高气温足有 40摄氏度,楼板被太阳晒着,恐怕表面温度高于 60 摄氏度。等到我想起来,再赶去看时,那几条锦鲤就像在平底锅里两面煎过一样,一动不动,硬硬的、干干的。

我既后悔又心疼,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正要将它们扔掉,我心里又动了一念:这次会不会有奇迹呢?

我怀着侥幸的心理把它们放进了水缸里,果然没有惊喜,几片鱼干直挺挺地漂在水面上。可是等我过几个小时再来看,简直要惊呆了——其中一条黄色的锦鲤居然活了,正在游哩。每当闲下来的时候,我最爱在“空中花园”里看那些自由生长的植物和动物,它们无时无刻不在努力生长,表达对活着的渴望。

人活着总要有些信念吧?这些顽强的小生命就是我的信念,比一切物质、名声都更有力,支撑着我不断去过更走心的生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