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对你有多大兴趣

Ai ni (Story of Heart) - - Romantic - (摘自《魔鬼约会学》同心出版社)

到了短信阶段,有三种程度的兴趣指标:

低度兴趣:你问什么,她答什么。

你:“做什么呢?”她:“在上课。”

中度兴趣:她跟你分享自己的心情。

你:“做什么呢?”她:“在上课,困死了。”高度兴趣:她还想知道你的状况。

你:“做什么呢?”

她:“在上课,困死了,你呢?”

接下来说约会阶段。

愿意陪着你是件好事。有车的朋友可以做这样一个测试:路过某个地方时,告诉她你要下车办点儿事情,大约需要十分钟(比如去干洗店取衣服),问她愿意在车里等还是陪你一起去。通常来说,对你有兴趣的女孩不会选择坐在车里等你。

愿意一起散步是件好事。比如,喝完下午茶之后该去吃饭了,一家是近一些的餐厅,可 以走过去;另一家是远一些的餐厅,必须坐车过去。对你有兴趣的女孩通常会选择去近一些的餐厅。同理,吃完饭之后,不急于结束约会,也不想再去娱乐消费,但还愿意跟你散步、聊天的女孩往往对你是最有兴趣的。

说白了“,喜欢你”就是“喜欢跟你在一起”,而“对你有兴趣”跟“对你安排的约会有兴趣”是有区别的。在女孩对我们还不够了解的时候,我们固然需要通过安排有趣的约会来争取见面的机会,但是别忘了,最终还是要看女孩对我们自身是否有兴趣。接下来说说面对面的聊天。约会时,如果一方说得很多,另一方听得积极,那么通常就是听话方在被说话方所吸引。 这个阶段,女孩认真地听你讲话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好感指标。哪怕你讲的是鸡毛蒜皮的琐事,她也听得津津有味,并且有提问、有响应,这才说明她对你是有兴趣的。反过来也成立,想与她分享自己的生活正是我们在自己喜欢的女孩面前的表现。

值得注意的是,约会初期,女孩话多只代表对你有一定信任,但如果一直保持这种状态,而她从不关注你的情况,说明你可能被当作垃圾桶了。

完美的约会交流应该是双向的,彼此都认真地听对方的谈话并有积极的回应。所以,当约会到了一定阶段,我们要聊一些关于自己的话题,这样你才能从对方的反应看出她对你这个人有多少兴趣。

在男追女的过程中,我们由于求成心切,往往忽视这些简单的道理,一味迎合对方的需求,忙于制造好感,而疏于判断对方对你感兴趣的程度。

我的一个学古典文学的师兄曾经得到一个英语系女生的仰慕,那个执着的女孩坚持每周给他写一封热情洋溢的英文长信,偶尔还会附上一段法文小诗。师兄每次艰苦翻译之余不胜其烦,于是在某个夜晚愤然命笔,以艰涩难

懂的骈体文言写了回信,他咬牙切齿地说:“小样,光是典故就够你查半年的字典!”

当年,信的大意是另一位古典文学的师兄翻译成了一句“恐误了卿卿幸福”说给我们听的。据说那个女生再没有什么动静。不过熟谙西方文化的她应该可以理解,示爱就如求职,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不过能把一场恋爱的开局搞得如此具有学术气氛,我还是对他们佩服备至。

我自己被拒绝的经历是这样的:我冒冒失失地去找心仪的女孩,直接告诉她我想请她吃顿饭。我从周一的午饭一直约到周日的晚饭,女孩子没有明确拒绝我的爱意,但是每一顿饭 她都说另有要事,并且把日程安排做了详细解释。那一刻我开始感到绝望,不是因为请不到女孩,而是觉得她的人生如此忙碌和繁复,而自己却无所事事。后来我问她:“那有没有时间一起吃早饭?”女孩子笑笑,说:“早饭,我都是吃苹果的。”

事后,我给女孩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信,全面阐述了我请她吃一顿饭的必要性以及合理性,并且对她的百般拒绝提出了严正交涉与抗议,指出这 会伤害一个年轻人对食物的美好感情。我几乎忘记了请她吃饭的初衷,她的赴约与否却成了整个事情的焦点。我觉得自己表现得像一个敬业的公关人员。后来,女孩终于答应了我吃饭的邀请,并带上了她们宿舍的所有成员——这一点对我打击颇大,之后的一年,我都没有请人吃过一顿饭。

多年以后,我静下心来思考当年的种种,比如卖弄学识的书信和那一场会餐的灾难,看上去虽然很有戏剧性,其实使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拒绝是很讲究实效的,也许你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息事宁人,比如“对不起,我发现自己对异性不是太感兴趣”。

目前,我听到的最新的版本是这样的:某男对某女狂追不舍,某女忍无可忍之下,质问某男:“你到底喜欢上我哪一点?我改还不行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