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母亲洗澡

Ai ni (Story of Heart) - - NEWS -

母亲坐在沙发上,口齿不清地碎碎念着。平常都是妹妹给母亲洗澡,今天妹妹上班去了,该我帮她洗。

我对母亲说:“妈,我给您洗个澡吧?”母亲顺口应道:“好。”我拉她站起来,朝卫生间走去。当花洒的水淋到母亲身上,她本能地躲开,一会儿喊烫,一会儿又喊凉。其实我早已调好水温,只是她对突如其来的东西本能地抗拒。我边安抚她,边将水继续淋到她身上,让她适应。当我试着将水往她头上淋时,她惊呼:“水来了,水来了……大水来了,发大水了……不得了啦……”

去年给母亲洗澡时,她尚知道配合,在花洒下本能地搓洗身子;给她洗头时,她会听话 地闭上眼睛。虽然她已经不记得我们,但是仍然会放心地把自己交予我们。她喜欢洗澡,因为她爱干净。从小到大,我们都在她讲卫生的要求下学会讲究生活。

阿尔茨海默病侵袭了母亲的大脑,使她变得迟钝、健忘,以至于完全忘记了自己含辛茹苦抚养大的子女。母亲的眼神空洞,我们不知道她每天在想什么。她有一个自己的世界,她和那个世界里的人对话,常碎碎念。有时候她会很客气地奉劝对方多吃点,又客气地表示自己已经吃饱了,再也吃不下了。她能和那个世界里的人聊天,却不能跟我们交流。我们于她而言,越来越陌生。

现在,她在花洒下试图躲闪,一边喊着“大水来了”,一边呵斥我。她知道这水的来源与我有关。她听不进我安抚的话语,沉浸在一场大水席卷的慌乱中。突然,她双手捂脸,像个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