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任”二字

Ai ni (Story of Heart) - - AFFECTION -

前些日子,母亲

从美国打电话过来,说也许是低血糖的缘

故,她出现了昏迷的状况。因为刚到美国,医疗保险还不能使用,

看病很贵,所以她和很多老人一样不肯去医院看病,只说自己没有事。

我平时是舍不得跟她发火的,可是这一次,我气得隔着太平洋冲母亲发飙咆哮,逼她去看病。最后我说:“如果爸爸当年肯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何至于半身不遂?我何至于从小受这么多的苦?你何至于遭这么多的罪?就算是为了我们着想,去看病也是你的责任。我们真的都怕了。”

母亲沉默了很久,终于同意去看病。

我相信人的身体是属于自己的,他们有随意处置自己身体的权利,可是作为一个有着17年病史的病人家属,我真的无法用一句话告诉你,家中有病人是一件多么消耗人、折磨人的痛苦的事,不仅你自己 的一生会被改变,你家里所有的人都要跟着受罪。

如果是命运安排体弱多病也就罢了,可是明明有健康的身体,却把它当垃圾一样糟蹋掉,真的是对爱你的人最大的不负责任。只有爱你的人才会在乎你的健康,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无论你生老病死都无法弃你而去。不爱你的人无所谓,因为他们随时可以转身走开。

我从来不喜欢把责任二字挂在嘴边,总觉得一个人有自由去做决定,可是现在我觉得,只要你选择活一天,就请尽量健康地活下去,不要因为疾病而给爱你的人增加痛苦,留下遗憾。这是在所有的事情当中,你为爱你的人所能做到的最重要的事,没有之一。

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很多事从未和父亲一起做。当初我还小,他总觉得以后还有机会。所以我现在每次看到朋友带着父母一起旅行,一起去饭店吃饭,一起逛书店,一起看电影,就羡慕不已……

说来也奇怪,我时常想起父亲,记起的总是他生病时坐在轮椅里的模样,然而那形象是模糊的,远不如我梦见他的时候看得真切。在梦里,他总是健步如飞、面色红润、笑声朗朗,唱着他喜欢的歌。有一次因为太真切了,我竟然哭醒,坐在床上愣怔了半天,一时分不清哪一个是现实,哪一个是梦。

希望不该发生的事不要发生,希望每一个为人父、为人母、为人子女的人多替爱你的人想想,好好保重身体,担当起这份健康的责任。(摘自《什么是自由什么是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图 /乐芙)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