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徒变绅士

Ai ni (Story of Heart) - - STATUS - (摘自《在改变的时代改变自己》人民日报出版社 图/亓寂)

普林斯顿大学有两位心理学家:约翰·达利和丹尼尔·巴特森。这两人在《圣经》上读到这样一个故事。

有个旅行者在朝圣的路上遇到了强盗,被抢劫,遭毒打,躺在路上奄奄一息。

远处来的祭司和虔诚的信徒经过半死不活的旅行者时假装没有看到,从路的另一边绕了过去。又来了一位遭到公众唾弃的人,他发现躺在路上的旅行者时,急忙走过去,替旅行者包扎伤口,搀扶着旅行者去了客栈。

平日里口口声声说着奉献与爱的祭司和信徒在别人遭遇危难时绕路而行,而不被大家所待见的人表现出善良和爱心,为什么呢?两位心理学家陷入了沉思。沉思过后,他们决定找家神学院做个实验。

约翰·达利和丹尼尔·巴特森找来一大群神学院的学生,通知学生们到指定的地点见面。通知书上,要求学生们做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填一张问卷,问卷上的问题非常高大上,以此激发学生们的奉献精神;第二件事情是准备演讲,讲他们为什么会选择神学院,还要讲这个选择是不是表达了他们要终生奉献的意愿;第三件事情是阅读《圣经》上的那个故事,让学生们思考,他们是否也会像《圣经》中的祭司和信徒那样,只说奉献,却没有实际行动呢?

学生们不知道的是,他们被分成了两个小组,而且让他们所做的事情都是扯淡,真正的实验就在他们来的路上。

学生们陆续赶来了,他们先见到一位登记人员。

登记过后,工作人员看看手表,以不耐烦的口气,对

第一组的学生说:“你怎么回事?已经迟到五分钟了,五分

钟前你就应该在这里。拿上你的登记表,马上去见教授。”

对第二组学员,哪怕他们来

得比第一组人员还晚,登记 人员都悠哉悠哉地说:“哇,还有大半个小时呢。你拿着自己的登记表去见教授吧。不要急。”于是每个学生都单独出发了。

快要走到教授所在的那幢大楼时,前面的路上忽然有个人栽倒在地,发出咳嗽与呻吟声,眼看就要死掉的样子。有的学生匆匆走过,假装没看见。也有的学生急忙跑过去,做人工呼吸,紧急抢救。等把他救活的学生离开,下一个学生来到时,这个人再次跌倒——没错,这家伙就是实验道具。

实验结果出来了。第一组的学生中只有10%的人停下来给路人提供帮助,而第二组有63% 的人停下来抢救路人。

最后的实验结果表明:人的行为不是想象中的那样被那些高大上的观念所影响,主导人类行为的实际上是日常生活中的细节。

20 世纪 80年代,美国纽约是罪犯的天堂。有人杀人,有人放火,有人光天化日追赶女人强暴。一个叫鲁道夫·朱利安尼的人竞选上了纽约市长。对杀人放火,他都不管。他督促警察局只管两件大事:第一,所有的警察下地铁抓逃票的;第二,

清洗掉地铁及墙壁上的所有涂鸦。

政令一下,所有人都炸了。尤其是警察,对抗情绪是非常强烈的。

朱利安尼任命铁哥们儿布拉顿为警察局长,强迫警察们下地铁抓逃票人员,再派人员将地铁和街头的涂鸦统统抹除掉。结果,纽约市的犯罪率有了明显的下降!

这其中的道理耐人寻味。警察局长布拉顿解释说:其实犯罪是人的天性。许多人遇到事情,原本有文明的解决方法,但当他看到四周环境非常之差,满地垃圾,满墙涂鸦,明显没人管事时,那就采取点激烈手段,比如杀个人,放个火,于是所有人都怒气冲冲,动不动就当街枪战。警察天天在地铁里抓逃票者的时候,喜欢走极端的人士偏偏不喜欢坐车买票,结果他们老是被查出来,带到警察局,不小心又抖落出更多的事情。所以这些人心想,咱可是干大事的,可不能因为逃票这点小事耽误了干大事呀。于是大家出门都不带枪,上车买票。一个人能这样做,就已经接近于文明人了,再想犯罪,心理上就有了障碍。

就这样,许多暴徒瞬间变身为斯文儒雅的绅士。

我们人类是比城市还要复杂的有机体。社会是这样,作为个体的人也是这样。所有的怠惰,都缘于复杂的想法;所有的事业,都起于细小的枝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