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规曹随

Ai ni (Story of Heart) - - REMEMBRANCE - (摘自《读史有学问》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图 / 刘哲)

“萧规曹随”是历史上的一大美谈。曹参以“不折腾”为由因袭萧何制定的规矩,表现出对萧何才能的认可,但是两个人在此之前并非和谐之友,而是心存芥蒂,互有不满。

曹参在秦朝时是沛县的监狱管理员,萧何则是当时沛县的人事部部长,参与沛县的一切政务,两个人是上下级关系。曹参地位不高时,与萧何关系不错。后来曹参跟随刘邦打仗,屡立战功,被封侯做相,与萧何之间有了隔阂。

惠帝二年,萧何病重之时,刚即位的年轻皇帝亲自前往相国府探望病情。探望病情是实,但是小皇帝也想从萧何处得到良策妙方,以防不测。在众多问题当中,首要的便是相国继承人的问题。汉初对于相国一职甚为倚重。

萧何深谋远虑,曾力劝 刘邦据守汉中,力荐韩信等等,在汉代建国过程中功勋卓著,被称为“开国第一侯”。一旦萧何病故,谁能承续衣钵,保证汉初政局稳定、经济发展,这是年轻的惠帝最为关切的。病重的萧何没有糊涂,也没有限于个人恩怨,将接班人定为曹参。

萧何与曹参之间的隔阂,《史记》中没有明言,但是通过太史公的相关记载,我们可以推测出个中原因。

据《萧相国世家》记载,汉初论功行封之时,高祖力举萧何为首功。在确立上朝位次时,群臣大多数说平阳侯曹参跟随高祖攻城掠地,身上留有七十余处伤痕,功劳最多,应排第一。关内侯鄂君却指出萧何在楚汉战争中的关键作用,认为萧何所作的是万世之功,曹参等人只是一时的战功。最后位次定为萧何排第一,曹参排 第二。

自古一山不容二虎,绝大多数人都认为曹参功劳最大,这么强大的粉丝团说明曹参功劳确实不小。即使后来曹参认为自己的才能不如萧何,但是按照人之常情推断,曹参当时心里虽不至于波涛汹涌,但也会暗潮涌动。梁子就在各自利益面前不知不觉间结下了。

事情的转折在萧何病重之时出现了。萧何推荐曹参做接班人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在位次问题上,曹参与萧何曾有抗衡之势,足以说明曹参的才能与影响力。在惠帝新立之际,吕后开始要话语权,在这样的状况下,需要开国功臣作为“定海神针”,由此曹参成了不二人选。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后来曹参做了齐国的丞相,在天下初定谋求治理方法时,曹参延请胶西盖公,盖公言治道贵清静而民自定。曹参做了九年的丞相,齐国安定,人们称他为贤相。这一治国方法使曹参找到了一条路,这也是萧规曹随得以实现的思想先导。

历史就在这样的时刻水到渠成地成就了一段佳话。人生也是这样无常,或许萧何生前也没有想到,两个人的隔阂在他死后便消失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