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的改变颠覆性

Ai ni (Story of Heart) - - TUNE - (摘自《第一财经周刊》2017 年第 45 期 图 / 亓寂)

我的一个熟人又要回北京这个嘈杂、令人焦虑,但是充满诱惑的城市生活了。当初他离开北京是因为离婚了。那是两年前,他还爱着他的前妻,但前妻不爱他了。离婚后,他卖了北京的房子(他们婚姻存续阶段有两套房子),辞掉工作,去南方的一个旅游城市开旅店去了。

这个熟人原来是一个设计师,对做旅店生意什么都不懂。从他的个人财务角度来说,离开北京去开旅店基本上是一个灾难性的决定。他在北京的月薪在三万元左右,而此后两年中,他的现金流始终是负数,而且他卖掉房子的时间正好完美地错过了北京房价的上涨。

他曾经就是否放弃经营那家赔钱的旅店,回北京继续做自己的本行这个问题咨询过我。我的建议是让他比较一下,假设他没有那家经营不善的旅店,让他选择,是去南方开一家旅店,还是在北京找一份设计总监的工作,他说当然是选择后者。我想这应该是他比较理性的选择。

那么,为什么两年前他 会选择去开旅店呢?他的答案是,当时感觉很痛苦,只想赶快改变现状。南方那个地方,他曾经和前妻去旅行过,他们都很喜欢那座城市,当时他们所住的旅店老板和他们聊天时,半开玩笑地说可以把旅店转让给他。

在离婚之后,在做出改变的众多选择中,他选择了这个最无厘头的。他还曾设想,旅店生意红火后,前妻一个人来故地重游,然后两个人意外邂逅……

人们往往因为生活状态主动而剧烈的改变经历巨大的财务损失,而这些重大改变的决策大多数是人处于痛苦状态下做出来的。在痛苦状态下,人们往住只关注如何让痛苦得到缓解,而忽视为此所付出的成本。另外,很多时候,颠覆性的改变带来的收益也是非常差的。

那么,人们痛苦的时候应该怎么办?这个问题让我 想到在南京工作的那段经历。当时南京正是11月中旬,天气又冷又湿,整天下着细雨。这对一个北方人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我谦虚地向南京的老同事请教冬季要怎么度过,她告诉我一字秘诀——忍!果然,过了一阵子,我就适应了。

对于那些处在痛苦中、面临决策压力的人来说,我的建议也是在必要的时候忍住痛苦,在内分泌基本正常以后再决定自己是不是需要颠覆性的改变;然后,如果改变真的那么必要,也可以从众多选项中找出一个比较靠谱的。

实际上,人在大多数的情况下都不需要颠覆性的改变,能改善原先的一些行为习惯就很不错了,这种小的改变已经能让自己和大家受益匪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