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蒋建伟

Ai ni (Story of Heart) - - ELEGANCE -

那个黄昏,山野里升腾着一股微醺的闷热,黏黏的衣服贴在人身上,一动,衣服窸窸窣窣乱响,说不出的难受。本来是不想返回的,刚走了几步,香气还袅袅腾腾地萦绕着,仿佛把我的魂儿勾了去。

“不行,我还是得返回,哪怕就闻一口。”我跟同行者说。他们只顾笑,不解我意,略带一点不情愿,后来还是随我返了回去,第二次去闻主人院中的两盆野兰花。难怪,他们有一点点不情愿,因为我要反复看的,并不是他们想看的;他们着急想看的,又不是我所关心的。

走近些,野兰花的香气宛如一根银线似的飘 过来,野性、空灵,如幽谷里的精灵似的扑过来,溜进肺腑,一下子就抓住了你的魂儿,“哧溜”一缕浓香便钻进了你的心尖上。

这两盆兰花的香,尽管都是浓香,但各有不同:花朵浓密的这束是怒放,开过了几日,香得没心没肺;花朵稀少的那束是初放,慢慢地闻,香气有些单纯、丝丝缕缕地弥漫开来,散发成了星星点点的空气。这种香气,仿佛从没有过一样。

“空气有什么好闻的呢?”同行者中有人小声嘀咕,又走到别处。

我在兰花稀少的那一盆面前止步,低下头,躬身去打量她的叶子,观察她黄灿灿的小花,慢慢地吸,使劲地吸,仿佛要把全世界的香气都吸进自己的肚子里。少顷,再徐徐地呼出去,一点香气都不留地呼出去,宛如把整个我都交出去。啊,这个世界原来那么香、那么迷人! (摘自《中国财经报》)

丈夫远渡美国展开大学留学生涯的时期,据说生活上最让他紧张的是吃饭这件事。

提到餐桌礼仪,我们会想象在一张桌子上排满刀叉的情景,取用时要由外而内依次使用才是应有的餐桌礼仪,但这是受邀前往贵族举办的晚宴才需要遵守的礼仪。平日生活并没有这些礼仪限制,完全不需要多虑。

日本的餐桌礼仪和西欧国家的餐桌礼仪基本相同,一起用餐时只要留意避免让同桌的人产生不舒服的感觉,能做到这一点就足够了。话虽如此,实际上其他人是否会觉得不舒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文化差异。

一般德国人的家庭,母亲教育的餐桌礼仪如下:

首先,最没礼貌的行为就是用餐时发出声音,包括啜饮汤汁的声音、食物含在口中发出的含混说话声、餐具敲击盘子的声响,等等。当你将食物送入口中时,假如正好有人问话,请以手遮口,用眼神示意对方稍候一会儿,等你吞下食物之后再回答,这样才有礼貌。

其次,人与动物最大的不同,在于人会使用工具吃饭,用手 ( 吃 带骨头的肉类除外)抓取食物或是以口就碗盘等动作一律禁止。

再者,用餐时要留意先将食物切割成易于入口的大小再食用。吃生菜时,同样要使用刀叉将食物送入口中。

最后,用餐时姿势要端正,端坐面向正前方,双手要放在桌上。若是将手藏在桌子底下,仿佛你想做什么坏事似的,因此双手要放在眼睛所能及的地方。

想让自己更有自信使用刀叉的最佳秘诀,就是去欧洲的餐厅观察别人的使用习惯,毕竟餐厅是最能见到优雅人士的举止之处。至于刀锋要朝上或朝下,这类细节则是依据习俗各有差异,且都是晚宴才会遇上的问题。平日用餐的话,知道大致的餐具排放方式就可以了。

在欧洲,摆盘时叉子在盘子的左方,刀子在盘子的右方,甜点用的汤匙叉子则是在盘子的上方。刀叉按照摆放的顺序使用,不可左右手对调顺序。但美式用餐礼仪则允许在切割食物后,将叉子换到右手以方便将食物送入口中。

在西欧,即使是在拘谨的高级餐厅,大家仍能自在地享用美食。观察大家的做法,只要掌握到别让对方感到不舒服的个人风格就没问题。如此一来,你就能有余裕充分享受用餐的乐趣。(摘自《简单就好,生活可以很德国》山东人民出版社 图/千图网)

我曾去过一位朋友家,屋里陈设简单,却处处透露着主人优雅的品位。当时我见到长桌上摆着一个木制圆盘,虽是浅色,但从光泽上看,应该有些年月了。圆盘里铺满了朵朵干花瓣。一片暗红、绛紫配着木制盘,有种

寂然的美。

我问她:“怎么想到这样搭配?”她说圆盘是友人家以前用的茶盘,干花是从路边小摊上一个老婆婆那儿买来的小香囊。刚开始因干花瓣的香味很重,她还将它在外头晾了一段时间。现在摆在客厅里,有淡淡的花香,夹杂着木头香。我猜想也许还有陈年茶香,但朋友笑着说:“茶香应该是淡得没有了,是你的心理作用吧。”

她一边捧着白色百合随意摆弄着,一边抬头和我说话。午后和煦的阳光照耀着,我们慵懒地说着话,岁月静好就是形容这样的时刻吧。

年初去爬山时,天气并未彻底转暖和,还有点凉意。一个朋友不时落队跑去林间小径上,回来时手上总会多几根树枝,有长有短。我好奇地问她捡树枝做什么,她说捡回家做相框,或是插到花瓶里。下山时,她捡了一大袋树枝,大家都笑说她捡了一堆垃圾。

后来我去她家,见到她将小树枝用麻绳绑起来,圈成了方形,将相片、明信片嵌在其中。有几个是嵌着布,上面有她画的画。又见到她将一些有分叉的枝丫插在白色陶瓷瓶里,虽然是残枝,却分外有 意境。

能把这些本来是垃圾的东西鼓捣成新的物品的人,心里应该有一朵花。心里有花,便能将生活过得活色生香。

最近我刚好看到一些关于素仁盆景的资料。素仁盆景是岭南盆景的三大流派之一。素仁是广州海幢寺的住持,他的盆景像中国画中的写意派,以飘逸、清疏、孤雅的风格而著称,体现的是禅宗的枯寂美学,哀而不伤。再看素仁盆景图片,当真是如素仁大师自己所言“瘦、劲、高、飘”。

素仁大师说自己喜欢的材料多是别人不喜欢的,有时别人看到他找回来的树都会发笑。因为他看重树的枝干形态,偏爱“瘦、劲、高、飘”,而多数人喜欢的是枝繁叶茂的盛象。可是经他手后,一枝枝不受常人待见的树干,却呈现出另一种美丽。一个人要有怎样的见识与智慧,才能在平凡尘世中找到自己最欣赏的美,并专注地将其呈现出来呢?

(摘自《愿你能做自己并坦然欢喜》九州出版社 图 /千图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